手机购彩 > 独家盛宠之宝贝听话 > 那几年她只有他

那几年她只有他


  “别紧张,就是普通的聚会。”李司晨温柔的安抚着韩宣儿,拉过她的手挽在自己的手臂上。

  韩宣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点头,然后从容的面带微笑。

  “司晨,宣儿。”林远昕热情的走过来打招呼。

  “远昕师兄。”韩宣儿微笑着点点头算打招呼了。

  “司晨,我带你过去打个招呼,认识一下。”

  “我去去就回,无聊的话就去吃点点心吧。”李司晨伸手摸了摸韩宣儿的头,满眼宠溺。

  “好”韩宣儿点点头。

  走过酒水区,手都伸到鸡尾酒旁边了,还是反手拿了一杯饮料,倒也不是没喝过酒,只是酒量太浅,在李司晨身上吐过两次之后,就被他严令禁酒了。

  来之前想过会无趣,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无趣,说是酒会,其实就是生意场上另一种交流方式罢了。

  这些她不懂,也不打算懂,反正李司晨什么都懂,有一个懂的就行了。

  “远昕,那边那位美女是谁呀?也不介绍介绍。”唐礼然一脸痞子样的看向韩宣儿。

  李司晨面若寒霜,双眉紧蹙。

  “哦…学校的师妹。”林远昕看向韩宣儿那边,“你最好还是离她远点。”免得旁边这位黑脸让你不痛快。

  “说的好像我很危险似的。”唐礼然不以为然的朝着韩宣儿走了过去。

  “嗨…”

  韩宣儿转身望向声音的源头,此人并非善类,韩宣儿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

  “你好!”

  韩宣儿假装没听见,继续晾着他。

  “别这么高冷嘛,给个机会交个朋友。”唐礼然并没有因为韩宣儿的充耳不闻而放弃继续搭讪的念头。

  “我叫唐礼然,听远昕说你是学校的师妹。”

  听来人说认识远昕师兄,韩宣儿稍微动容了一下,“你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

  “对呀,小师妹。”唐礼然痞痞的笑了笑。

  “名字跟本人一点都不搭嘛。”韩宣儿不屑的撇了撇嘴。

  唐礼然忽然大笑一声,“看来还是颗小辣椒。”

  韩宣儿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这就生气啦?一点都不好玩嘛。”

  “谁要跟你玩。”韩宣儿敢发誓,绝对不会有人比他更无赖了。

  “好啦,不逗你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小师妹。”唐礼然收起了时常挂在嘴边的痞笑,正色道。

  韩宣儿见他正常了才不情愿的搭理他,“我叫韩宣儿。”

  “宣儿,好名字。”真正是正经不过三秒的唐公子呀!

  “请连名带姓一起叫我。”

  韩宣儿虽然没什么好气,但也还是愿意搭理他,并无厌恶之意。

  “不要这么生疏嘛,我们互相交换过名字,怎么也算熟人了。”

  “不熟。”他可能对熟人这两个字有误解。

  “哎…别走呀!”唐礼然放下手里的酒杯,追上韩宣儿的步伐。

  韩宣儿也并非是因为一言不合走掉的,只是看见李司晨黑着一张包公脸死死地盯着她这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李司晨那个小气鬼占有欲特别强,从小就不许她身边有其他人,只能有他一个人。

  对于韩宣儿来说,她的世界有一个李司晨这样的朋友就够了,无需更多。

  李司晨于韩宣儿来说,是个比父母还要亲密的人,国中和高中韩宣儿和李司晨都是在外地上的,两个人自然更加互相照顾,包括每次来月事都会痛的死去活来,都是李司晨在旁边照顾的。

  与她而言,那几年她只有他。

  对于李司晨那种依赖性依靠,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韩宣儿走进李司晨身边,附在他耳边小声道,“李司晨,我饿了。”

  “我这边差不多了,带你去吃你最爱的那家料理。”

  继而李司晨对林远昕说,“我们先走了。”

  拉过韩宣儿的手,经过唐礼然身边时,余光一撇,满脸不难。

  “这就走啦,”唐礼然开口说道。

  林远昕无奈地摇摇头,招惹谁不好。“不是叫你离她远点嘛。”

  “李司晨那是什么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似的。

  “还能什么眼神,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人呗。”

  “他们在交往?”唐礼然笑出了声,李司晨那冷脸也会跟人交往?奇闻。

  “青梅竹马。”林远昕说着轻轻啄了一口手里的香槟。

  “没有交往啊!”那就是有机会咯,唐礼然笑意更深了。

  “他们俩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或者对他们来说,这样的状态更让人觉得舒适。


  (http://www.porterim.com/a/75/75980/4946594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