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火眼金睛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火眼金睛

  闵柏涵被打断了心中所思,脸上飞快地闪过一道不悦,且他脸上尚有一丝横生的戾气尚未褪散,更有闵柏涵甚至有霎那间的失神,眼中又露出些许的茫然来,似是对于闵柏衍口中所问为何十分茫然一般。

  见到闵柏涵的这副模样,闵柏衍不禁轻叹出声。

  他以为他如今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处变不惊了,想不到大王兄比他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大王兄竟然还有心思神游天外……当真也算是一奇谈了!

  呵呵,怕是这会儿大王兄心中已经把自己恨死了吧!

  “大王兄一路奔波劳苦,可是昨夜尚未休憩好?”

  闵柏衍并未紧着再次追问,反而放缓语气关心了一句。

  “三弟是瑜城之主,尚因此而思虑过甚,为兄又如何能得安枕?怕是一日瑜城之危不除,为兄便一日不能安枕。”

  闵柏涵抬眼轻扫闵柏衍一眼,对上闵柏衍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时,似是有些怕被闵柏衍窥探到心中所想,只匆匆看了一眼便又飞快地垂下眼帘。

  他这般长吁短叹的模样,若是配上一副忧思的神情,怕是闵柏衍也就信了他口中的托词,然而他这般心神不定的模样,只会让人看出他的装腔作势。

  “大王兄多虑了。瑜城的形势虽有些棘手,却远远达不到让人不能安枕的地步。大王兄安心即可……”

  口中带了安抚之意,闵柏衍的脸上没有半分的轻视,且说到最后便有些欲言又止,并未继续说下去,而是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闵柏涵。

  相同的话,他并不想重复两次,且大王兄既然选在了这个时候前来,便说明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主动权一直掌控在他的手中,而今他想把这掌控权抑或是选择权,交到大王兄的手中,这样一来,也好让大王兄放松警惕才可。

  这一次虽是他们兄弟二人联手,但也不过只是暂时而已。但就暂时而言,他亦需要大王兄的赤诚相待,而不是口亲心疏。

  听闻闵柏衍的话后,闵柏涵神色间稍有凝滞,旋即便垂下眼眸轻笑起来,“如今三弟身边有姜管事那般能干之人,自是可高枕无忧,然而大哥我身负父皇之命前来驰援于你,却并不敢掉以轻心。”

  “想来今日城中异常安宁定然有姜管事的手笔在其中,且为兄猜测……那些前来探诊的郎中,也并非全都是郎中吧?”

  “哈哈!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大王兄的一双火眼金睛。诚如大哥猜测,这些郎中并非当真是医者,而是姜管事按在城中的探子,为的自是早日查出幕后捣鬼之人。”

  被当面拆穿小把戏,闵柏衍面上没有半分的恼怒之色,反而面带喜意,且颇有些神采飞扬的模样。

  然而闵柏衍这话里也不过是虚中有实、实中带虚罢了!至少河堤上所揪出的死士含毒自尽一事他就隐瞒了下来。

  他太过了解大王兄的脾性如何,好大喜功不说,其为人又有些胆小怕事的,至少在关乎自身安危一事上,大王兄却是十分惜命的。

  若是让大王兄知晓瑜城混进了死士,只怕他这位十分惜命的大王兄定然会打起退堂鼓来,这个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他又如何能让他生了不战而退之心!

  闵柏涵并不吃闵柏衍有意捧高这一套,只摆了摆手。

  “老三别给你大哥戴高帽,若不是见你这般神采奕奕,大哥也是不会怀疑你的用心的。”

  这一次闵柏衍却并未再继续接话,而是笑而不语,只静静地看着相对而坐的闵柏涵。

  闵柏衍的眼中带着笑意,却又似是隐含着一股淡淡的担忧般。就好像问出那样的话后,他的心中既有焦急却又像是包含着不安一样。

  实则这会儿的闵柏衍心情大好,甚至若不是顾忌闵博涵在此,他都想放生朗笑几声。

  今日这般坐了大半日,他竟不觉往日那般倍感疲惫和精神不济,反而感觉四肢百骸似是都充满了力量一般。

  这般精力充沛的感觉,自他醒来后便始终不能体会。

  想来能策马飞驰的日子,已经不久了吧?他这个缠绵病榻许久之人,也终能踏出这座营帐,去巡视这座属于他的城!

  一种前所未有的振奋感盈上闵柏衍的心头。

  收到闵柏衍别有深意那一眼,闵柏涵心中又开始不平静起来,甚至一时间有些无法开口,虽然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要与闵柏衍联手。

  只是他生来便为皇长子,又是皇长兄,更是当朝第一位封王的皇子。他想来便自诩身份高了其他兄弟几重。

  如今让他突兀地开口言之结盟一事,便让他有种有求于闵柏衍的错觉。

  这对于他来说,好比在向闵柏衍低头,让他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闵柏涵有些悔不当初,后悔不该抻着这件事,反而该在昨夜趁着假借醉酒之时便应答下来,这样至少看上去是闵柏衍在有求于他。

  心中顾虑重重的闵柏涵只看着闵柏衍不语,且眼中的神色也透着几分凝重,像是在权衡利弊得失一般,实则他心中只是拗着这口气不愿放下身段。

  然而闵柏涵却并未想过,瑜城是瑾瑜王爷闵柏衍的封地,他虽是身负皇命来此驰援,可这瑜城说到底还是瑾瑜王爷闵柏衍的天下。

  更有闵柏衍如今贵为双封号王爷,且又享亲王禄,爵位上已经比闵柏涵高出了一阶。

  早在轩帝那道圣旨下达后,闵柏涵的身份已经不如闵柏衍贵重,他也不过是占了一个皇长子的身份罢了。

  但他们几人并非是中宫皇后所出,那便无嫡庶之分。是以闵柏涵心中所纠结之事,说到底还是对于闵柏衍现下身份的一种不认可,甚至是嫉妒。

  闵柏衍的耐心前所唯有得好,见闵柏涵不言声后,便又重新拾起了那本棋谱,翻开来接着先前那页继续看着,期间更是给闵柏涵斟了一盏茶水。

  闵柏涵心中正火急火燎,见到闵柏衍这副气定神闲得模样,更是恼怒渐生,然而他却也心中明白,若是再不表态,那么瑜城一行便定然不会善了。

  “老三,大哥昨夜回去后仔细考量过你的提议。为兄觉得尚可,不为别的,你我兄弟都为父皇之子,为父皇分忧自是分内之责,更是责无旁贷。”

  吐出这些话的闵柏涵似是极为艰难一般,话语说得极为缓慢。...

  http://www.porterim.com/a/63/63606/45671721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