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861章 暗中布局

第861章 暗中布局

  甄稳离开76号回到住处,吃罢饭来到江难房间。

  憨二宝依旧在楼下开着门躺在床上,他的目光可以看见整个楼梯和江难的房门。

  偏偏他精力过人,若是可以,甚至可以整夜不眠。

  在如此状况下,甄稳和江难在屋内谈话自然不担心两个佣人偷听。

  江难擦拭着手枪,虽然她的枪还没怎么用过。但擦枪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江难一边擦枪,一边道:“戴笠来电,他说不用莫孤独参与军统站了,让他等待新的任务。”

  甄稳来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夜色道:“这听起来是一个好消息。”

  江难嗯道:“他另外派了飞猫来协助军统站建立。”

  “飞猫?”甄稳道,“倒是没有听过这个代号,不知是否是旧相识?”

  江难回道:“不相识,这是戴笠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军队里调上来的人。并且,他早已经到了上海。”

  甄稳有些意外道:“早已到了上海?”

  江难道:“嗯,但是不知道他为何没有出现在军统站?”

  若是有关军统站的建立,和甄稳并没有瓜葛。

  戴笠把甄稳单独作为一条线,和其它部门没有任何交集。

  这是为保证他的绝对安全,因此,甄稳也不会主动去联系其他人。

  戴笠如何布局,自然出于全面考虑。和甄稳有关的自然会告诉他,和他无关的也会告诉他。

  甄稳得到的信息越多,越有利于他们的敌后活动。

  返回卧室,甄稳暗中奇怪,飞猫既然来到上海多日,为什么没有消息?

  甄稳思绪良久,渐渐睡去。

  他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所以能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在于他休息的好。

  甄稳心理素质极佳,或者说是对生命的感悟比较透彻。让他在这种随时有生命之忧的环境,还能安然入睡。

  这里睡的最晚的人是憨二宝,第一个醒的人也是憨二宝。

  没有谁知道他一晚到底睡没睡,若说他睡了,无论谁多晚见到他,他都睁着眼。

  若说他没睡,偏偏第二天精神抖擞,比睡了一天的人还有精神。

  吃罢早饭,甄稳两人离开。

  甄稳没有直接去76号,而是绕到去见老乔。

  老乔一直在盯着杜源成,但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认出他来。

  老乔比较实在,李士群命他千万不能让对方发现。他果真听命,躲在银行远处盯着进出的人。

  化妆后的杜源成,即使在近前不仔细看也不易辨认出来,更何况离得远。

  见甄稳到来,老乔坐上了车。

  甄稳笑道:“老乔,我猜你恐怕没有发现那个人。”

  “唉,”老乔拍着大腿道,“甄队长,对,我盯了这么几天,就是没有看到那个人。你说这邪门不邪门?那个人是不是化妆了?”

  甄稳答道:“应该是的,否则,没有理由一直看不到这个人。”

  老乔瞬间傻眼,心中说不出是何感受。

  若是甄稳说的是真的,那么,这几天自己只是傻傻在等待。也许那个人就在自己眼前经过,而自己并不知道?

  “这……这若是真的……”老乔沮丧道,“这若是真的,我这个任务岂不是已经失败?难道我连最基本的盯个人都盯不好?”

  甄稳见老乔有些失落,劝道:“这很正常,这行本就是斗智,人人都在伪装。若很容易被你认出来,那岂不是过于简单。”

  “甄队长,那我该如何才能识破这个人?”

  甄稳道:“你找他不容易,但他即使装作寻常人,进银行前也会注意四周动静。进入大厅,也会环顾一周。只是有人做的自然一些不易发觉。”

  老乔用力握拳再慢慢松开,似乎在琢磨甄稳这句话。

  “甄队长,这人……”

  “老乔,你不要再盯着这个人,你这样会很危险。你回去告诉李士群,就说一直没有看到那个人。”

  老乔道:“好,我听你的,等会儿我就回76号汇报。”

  甄稳道:“你怎么不问为什么?”

  老乔笑道:“你即然把我当朋友,特意来告诉我,自然是你已经想好了,我信任你。”

  甄稳也没有再解释,也没有再多说。停下车,老乔下了车。

  甄稳来到76号,李士群刚到不久,正和瘦骆驼聊着什么?

  甄稳敲门进去,李士群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李士群打着哈欠道:“甄稳坐,诶呀,这几天没有睡好,早晨就困的不行了。”

  甄稳看上去有些担忧,坐下道:“主任,我看你得需要好好的休息。否则睡不好,精力不充沛,影响思维。”

  李士群脸上露无奈道:“刚才瘦骆驼还在给我把脉,说什么阴阳两虚”。

  瘦骆驼道:“是啊,甄队长,你看主任的脸,方位就是危险。但是不用怕,吃了我的药,危险就没啦。”

  甄稳奇怪道:“瘦骆驼,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会医呢?”

  瘦骆驼谦卑道:“祖上所传皮毛而已。”

  甄稳道:“没想到你的祖上还有这个本事?”

  瘦骆驼点点头道:“这实在是没办法,祖上好学呀。想当年学医和那扁……”

  李士群好似见到救星,忙道:“你的祖上难道跟扁鹊一样?”

  瘦骆驼惊讶道:“主任,我的祖上跟扁担一样。”

  “扁担?”

  甄稳和李士群同时发音。

  瘦骆驼一脸诚恳的道:“是,我的祖上是卖扁担的。有道是扁担长板凳宽……”

  李士群怒道:“扁担躺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躺在板凳上。我来问你,这和医有什么关系?这又和我的阴阳两虚有什么关系?”

  瘦骆驼惊道:“主任千万不要动了肝火,我祖上传下来一套扁担齐天八禽操,和那五禽戏齐名,甚至胜过五禽戏。练过这个操,浑身强悍似发彪。不练这个操,人也憔悴命易消。练过这个操,体健有力乐逍遥。不练这个操,失眠多梦准报销。练过这个操,每晚才能睡好觉。不练这个操,两眼血丝人废了(liao)……”

  李士群脸色愈加难看,这瘦骆驼是不是在暗讽自己?后面的怎么越听越像是针对自己?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42655476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