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747章 妄想

第747章 妄想


        李士群一口茶水倒进嘴里,随即又喷了出来。

        他看到甄稳出现在院内。

        李士群闪身躲到角落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甄稳。

        难道炸药说的都一是真的?为何甄稳这个时间点要离开?

        李士群紧张的心嘭嘭乱跳。他希望这是一个幻觉,错觉。

        甄稳若是敌人,李士群都不敢想象,自己的脸往哪搁。

        想当初自己把他举荐给佐藤,如今要是这般给打脸,自己在佐藤通眼里的能力,将直线下降。

        甄稳到了车上,拿了一个本子又回到楼上。

        李士群长出口气,本以为甄稳会离开去报信,现在看来自己想多了。

        刹那间,李士群长出口气,心中决定。

        炸药若是再说甄稳是卧底,自己马上让闭嘴。

        甄稳回到办公室,刚才特意去车上,就是想通过倒车镜看看李士群是否在盯着自己。

        但李士群动作极快,甄稳又不能出去即抬头看,那样太过明显。

        等他到车前,李士群已经隐在暗影里。

        甄稳拿不准,李士群到底监没监视自己。

        甄稳上楼,拿起一封文件来到李士群办公室。

        “主任,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署,明早我好送到特高课。”

        “哦?好好,你辛苦了。”

        “主任过奖了,这是工作职责所在,无所谓辛苦不辛苦。”

        李士群掏出笔,刷刷签上大名。

        “甄稳,来坐一会儿。来人,给我泡上一壶茶水。”

        甄稳的目光扫过窗台,发现玻璃上的茶渍。

        李士群道:“甄稳啊,那冯队长病休了这么多日子,我也没有功夫去看一看,这对冯会长来说有些不敬。我已派瘦骆驼过去询问伤情。”

        “主任您如此一说,我也感觉应该去看一看。”

        “好,等吴四回来,如果没有什么状况,咱俩一起去。”

        李士群谈吐没有什么异常,思维没有什么停顿,根本不像吴死和瘦骆驼说的有些神经质。

        瘦骆驼比吴四先回来一步。

        两人见他神情古怪,似欢喜,似郁闷。总之,无法描述他这种感觉。

        李士群手端茶杯道:“瘦骆驼,我看你这表情说不出的难受?偏偏难受之中又暗含着欢喜,你到底是犯了什么毛病?”

        瘦骆驼道:“诶呀我的主任啊。我到了冯会长家,见到了冯队长。”

        “哦?到了你就见到了冯队长?难道她的伤已经好了?”

        “没有,还没好。”

        “一晃半个多月了还没好?他这是什么病?难道是富贵病?你的脸怎么红了?”

        “嘿嘿……”

        “闭嘴,你也不许嘿嘿。跟吴四没有学到好的,什么东西不好你就学什么东西?”

        “主任,这不能怪我,他是队长,我当然向他学习。问题是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学的呀!”

        李士群道:“说,你为什么脸红?”

        “主任,嘿……了个哈,冯队长对我暗送秋波。”

        李士群又一口把茶水喷了出来。

        甄稳笑道:“瘦骆驼,如何证明冯队长对你暗送秋波?”

        李士群咳嗽着道:“瘦骆驼……咳咳……你简直能多让我活二十年。”

        瘦骆驼正色道:“主任,你这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眯着眼看人,把人看短了。等冯队长来了,你就问问她是不是冲我笑?”

        李士群瞅瞅瘦骆驼,又是大笑不止。

        “主任,主任。我回来了。”

        吴四人没到,声音先到,随即走了进来。

        “哦?我看你这样不像有什么收获的样子?”

        “那个……有收获,绝对有收获。”

        李士群道:“说来听听,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一无所获。”

        “主任,那是你的直觉不准。我千辛万苦回到了住处。我一想,这已经是瘦骆驼的房子。我要进去,必须经过瘦骆驼的同意……”

        “闭嘴,废话少说。告诉我,你到底进不进去?

        “主任,为了您的命令,谁拦我都要砍他,谁拦我都要灭他。我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主任挡,……嘿了个哈。”

        李士群怒拍桌子。

        “吴四,我说过的话你是不是听不懂?你再跟我带一个嘿字,我就毙了你。”

        吴四啪啪猛拍脑门,拍的李士群一阵哆嗦。

        第二日天色大亮,众人坐在洞里准备吃早饭。

        洞外忽然传来腾腾脚步声,然后传来雷大胆的声音“娘的,真是奇怪,奇怪。”

        雷大胆有早起锻炼的习惯,此刻满嘴奇怪奇怪的走了进来。

        孟大嘴还没见过雷大胆说过奇怪的话,见他走进洞里忙道“大胆,什么奇怪奇怪的?莫不是天上掉大洋了。”

        “嘿嘿,大当家你说奇怪不奇怪。俺在半山腰,有遇到三个人来投靠咱们。”

        “哦?人呢?”孟大嘴也觉得奇怪。

        “让俺给绑在树林里了。”

        “哦,甭管他们,来吃饭吃饭。”

        一赢道“来投靠咱们怎么能将人绑在那里?咱们是人多多益善。”

        雷大胆道“俺去给他们抓来。”

        腾腾一阵脚步声,雷大胆快步走了出去。

        孟大嘴叹道“还是一赢兄弟的话好使,这雷大胆可不是一般人能摆弄的了的。”

        “大当家,你知道这是为何?”

        “不知道。”

        “告诉各位,雷大胆其实想打鬼子。”

        孟大嘴点点头,人多了当然要找点事干。而一赢在这里,除了打鬼子,好像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邵猛坐在对面,知道土匪规矩多。怕哪句话招来误会,一直没有说话。

        他只是不停的观察一赢的一举一动,心中却是一片茫然。

        搞不懂一赢在山上的地位,瞧他像土匪,但一些土匪好似对他并不认同。若说他不是土匪,这些土匪却听他的命令。

        “邪了,真他奶奶的邪了。”

        洞外传来雷大胆的声音,众人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都好奇的扭头向洞口望去。

        雷大胆几步进了洞里,冲一赢抱拳道“一赢,还是你说的对,果然来的人越来越多。刚下去,又多来了两个。”

        一赢瞧向他身后的五个人,这五个人有高有矮,个个面黄肌瘦,衣服打满补丁。

        一赢瞧向他身后的五个人,这五个人有高有矮,个个面黄肌瘦,衣服打满补丁。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215103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