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603章 倒霉的瘦骆驼

第603章 倒霉的瘦骆驼

        有吴四之前说的,李士群听完冯飞燕的描述,并不太相信。

        吴四这样的头脑都能猜到结局,怎么能让他信服。

        李士群表面上点点头,似乎信了她所说的一切。

        实际是内心一万个不信。

        李士群干咳一声道:“大家都很辛苦,甄稳你留下,剩下都回去休息吧。”

        众人散去。

        李士群郁闷的仰靠在沙发上。

        “甄稳啊,这件事情怎么如此怪异?不知他们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主任,此事是过于蹊跷,只凭他俩述说,并不能让人信服。我看,还是问问他手下的人。”

        “我也是这个想法,只是刚才当着他俩的面不好调查。岩田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还没有,很少外出,因此调查他非常困难。但是,好消息就是他只要出去,必然有事情,这就容易调查。”

        李士群点点头,似岩田这般人物,的确不那么容易调查。

        甚至,李士群开始有些后悔。不管岩田和军统还是共党有来往,自己去调查他,实在不太明智。

        但话已说出去了,也不好轻易改口。

        “甄稳,你私下调查一下吴四和冯飞燕,看他俩谁说的是真的。”

        “主任,其中有一个必须是真的,那就是冯队长。”

        “哦?为什么?”

        “吴队长的行动,去了之后我就一直参与在其中。然而搜查之后,并没有发现那个司机的身影。”

        李士群点点头。

        “的确,要不然两人都没有找到司机,若是只有一个,那应该就是冯飞燕。”

        李士群拍着沙发扶手道:“但是我忽然觉得,会不会是双胞胎两个人?”

        这都在甄稳的预料之中。

        像李士群这般人物,他的思维,总是比别人看得长远。

        甄稳道:“主任说的,这种概率虽然不大,但也有可能。”

        李士群叹口气道:“那司机是冯会长找的,你去打听打听,他和冯会长是什么关系?”

        “是,冯会长那边不似岩田这般难。”

        李士群道:“那也需要小心,不仅是因为冯飞燕是76号的人,更因他的商会会长位”

        “主任放心,我会小心的。”

        “主任,我明白。”

        两人又闲聊片刻,甄稳离开。

        李士群的想法现在基本上接近了真相。但这些也都在甄稳的预料之中。

        即使头脑反应稍慢的人,经过多日的思索,也能会想到司机是两个人。

        参与行动的并不是一个两个人,想要统一他们的言行,非常困难,而且极其危险。

        若是被谁私下里透露给李士群,自己必将陷于困境。

        甄稳自然不会做这等傻事,他调查出来的什么情况自然会如实的反映。

        瘦骆驼比较郁闷,明明抓到了那个司机,眼看就可以领赏,却被莫孤独半路劫走。

        这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最难以琢磨的事,谁也不知道莫孤独是无意之中经过,还是有意为之。

        他正在和冯飞燕探讨这个事情,见甄稳路过忙喊他大,甄稳进去。

        “甄队长,今天真是奇怪。我观星象推算……”

        甄稳苦笑道:“瘦骆驼,现在还是大白天,你何来夜晚推算?”

        瘦骆面不改色心不跳。

        “甄队长,此事说来不一般,多少玄妙再期间。至于推算,只能看不能说。”

        甄稳心中一动道:“现在李主任深陷期间。不知此事,来龙去脉。你不如把你的想法告诉主任,或许会得到主任的欣赏。”

        其实瘦骆驼早有此意,只是,李士群问的是冯飞燕,没有问他,他也不好插嘴。

        此时听到甄稳的建议,正和其心。

        冯飞燕道:“瘦骆驼,事情我说的非常笼统,你很有必要去补充一下,遗漏的地方。给李主任更多的信息,让他来判断。”

        “好,那你们先聊,我这就去见主任。”

        瘦骆驼快步走出办公室。

        冯飞燕呵呵笑道:“甄稳,你猜,瘦骆驼是不是也会被打出来。”

        冯飞燕的确聪明,她一下就看出了甄稳的意思。

        李士群刚刚经历过吴四的推演,此时,又要经历瘦骆驼的推算。不知是什么感受?

        冯飞燕觉得有趣。

        甄稳赞道:“飞燕你好聪明,我只是想娱乐一下。”

        瘦骆驼敲门进入李士群办公室。

        李世军见他来得正好,自己有很多事情不明白,还正想问他。

        “瘦骆驼,你发现司机之时,吴四就在附近,你是否看到了他?”

        不提这事还好,李士群一提,瘦骆驼心中立马对吴四产生了恨意。

        这种恨跌宕不断,绵绵飘渺无绝期。

        “主任,我实话跟你吧。那吴四根本就没有看到司机。是我说司机在那附近,您都没有想到吴四他多么的无耻。”

        “你告诉的他?”

        “对,是发现了司机,然后吴队长从那里路过,不由分说给我一脚。现在踹的我后背还疼。”

        李士群随口安慰“瘦骆驼,你先忍耐,等有机会我来收拾他。”

        “主任英明,跟着您,实在是瘦骆驼的福气。其实我昨夜就推算出这个结果。”

        李士群愕然,走了吴四的前车之鉴。他对推算推演这一类东西,产生了极度的警惕。

        “瘦骆驼,你怎么也变得神乎其神?你如果真的会推算,你就算算我现在心中所想。”

        瘦骆驼笑道:“主任的想法高深莫测,岂是我初学乍练推算的人,所能探知。”

        李士群扫他一眼。

        “瘦骆驼,你们那些虚无缥缈的推算,推演,还是忘了把。”

        “主任,这怎么能忘。”

        “为什么不能?”李士群不悦道,“一个啥也不是的吴四,一个推演,就把我这双眼睛弄的现在还疼。”

        “主任,可我这是推算,并不是推演。就算这个字,也没有同音字,我能攻击你哪呢?”

        李士群暗道,瘦骆驼说的也对,自己的五官和身体,跟这个算没有一点联系。

        瘦骆驼有意显示一番,手指一下怼在李士群肘关节上。

        李士群瞬间关机发酸发麻,一个激灵,感觉半个膀子酸麻。

        啪

        李士群抬手给瘦骆驼一巴掌。

        “瘦骆驼,你和吴四一样无耻。推算的算字我才明白,就是酸的意思。”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2062740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