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585章 栽赃

第585章 栽赃

        吴四正在叮嘱大家,不要把他刚才说的话,告诉李士群。

        忽听身后一声大喝道:“那李士群若是自己知道了该怎么办?”

        吴四一缩脖子道:“他……今天天气真不错,主任坐,坐。”

        李士群阴沉着脸,目光里冒出丝丝喊我去。

        吴四感觉,即使把太阳抱在怀里,也抵挡不住这股寒气。

        李士群踏前一步,恨恨道:“坐什么坐?我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希望。哪有时间坐?”

        “啊,主任。有道理有道理,您是做大事的人,是不是兄弟……”

        吴四一回头,刚才在这里押钱的人一个不剩全走了。更可气的是,他赢的钱也被一扫而光。

        “吴四,丁默邨现在关在牢里,你带两个人去他家搜搜,看看有什么反动的东西。比如信件等等。”

        “是,我这就去。我一定给他的住处掘地一人高,我就不信找不出来东西。”

        吴四腾腾跑了出去,到行动处喊上瘦骆驼。

        两人钻进车里,瘦骆驼茫然道:“吴队长,你匆匆忙忙把我拽拽,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好事情。你给我写一封信,其他的事情我来办。”

        “啊,这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一桩。不知写什么内容?”

        “跟共党联系。”

        “共党?吴队长,你这是准备起义?”

        “嘿嘿,没错。我准备给自己找一条退路。”

        瘦骆驼似乎明白了,心中一阵紧张。连愚蠢的吴四都想找一条退路,难道日本人要投降了?

        他一定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幸哉,幸哉!自己也该找个退路才是。

        “吴队长,信纸拿来,我现在就写。”

        “信纸还不好办?哪里都有卖的。”

        吴四开车出了76号,想到离这不远,拐角有一家书画院。那里卖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信封信纸应该都有。

        车在书画院前停下,两人下车,走进屋内。

        文书展见过两人,忙上前打招呼。

        “吴队长,不知来此有何贵干?”

        “我想写封家书,把你的信纸拿来几张。”

        席秀珍从柜台里拿出四五张信纸,文书展接过来把吴四两人领到木桌前。

        瘦骆驼掏出笔龙飞凤舞,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写满一张。

        “吴队长我写完了”。

        “这么快,好,回到车上给我念念。”

        两人连信纸前也没给,走出了门外。

        文书展拿起垫在下面的信纸,上面留下字迹痕迹。

        吴四两人回到车上,这边启动车辆那边念道:“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吗。最近行动很忙吧,身体好吗。”

        吴四点头道:“好,好,继续。”

        “在接到任务的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来到大道旁。我心中激动的泪水,伴着大树淌。谢谢你,给我指的路,今生今世我难忘怀。谢谢你,让我有了信仰,伴我走过那段时光。我现在就要起义,再回到你的身旁。”

        吴四拍着大腿道:“好好,写的很好。信纸给我,你现在可以下车了。”

        “啊!吴队长,将来莫要忘了兄弟。”

        “放心放心,忘不了。”

        “吴队长,那我就告辞了。”

        瘦骆驼下了车,心中不胜感叹,难道这世道又要变了?

        对偷放一封信,吴四还是能做到的。趁着无人,他把信塞在了丁默邨床垫之下。

        做好这些,随即离开。

        李士群多日疲倦,在办公室里趴在桌上刚眯了一会儿,吴四大步流星般的回来了。

        推开门喊道:“主任,主任那……”

        “嘘,小点声。”

        吴四压低声音道:“主任,信已放好,我是不是现在带人去搜?”

        “不,你不要去,把甄稳叫来。”

        “这,这是我放的信,为何让甄稳去搜?”

        “你懂什么,甄稳在佐藤眼里是红人,他说出的话非常有力度。同样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佐藤会深信不疑。”

        “主任,您这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一点也不夸张,等有机会你可以去试试。这件事,你也不能去试。”

        吴四吧嗒吧嗒嘴有些不信,慢慢腾腾去把甄稳叫了过来。

        甄稳进屋问道:“主任,什么事情?”

        “坐,我一直怀疑丁默邨和共党有联系。这次拉出去的东西的确被人更换了。而这一路上他一直跟随,因此我更加怀疑。”

        “你去他的住处搜查搜查,看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是,我现在就去。”

        “甄稳,记住,不要太张扬,要秘密行事。”

        “是。”

        甄稳只带着瘦骆驼和老乔,而憨二宝那自然不用说,一直紧随左右。

        丁默邨去押送卡车,不放心老婆独自在家,提前让她回了娘家。

        因此,吴四才得以那么轻松把信塞在床下。

        甄稳来时,依旧是没人。

        憨二宝看车,甄稳和瘦骆驼老乔三人潜入房内。

        几人翻遍抽屉木柜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东西。

        瘦骆驼嘟囔道:“这哪里有什么可疑东西?丁主任家的药酒还是不错的。”

        瘦骆驼抿一下嘴唇,去找药酒去了。

        老乔道:“这里什么也没有,看来李主任怀疑的没有道理?”

        甄稳暗忖,听李士群的口气,好像十分有把握一般。难道还有没搜查到的地方?

        甄稳打量着床,上去掀起床垫,一张信纸映入眼帘。

        他拿起信,打开观看,道:“这封信就是了,收队,回76号”。

        瘦骆驼喝完剩下的花肥水,心满意足的回来了。

        “甄队长,找到没有?”

        “找到了,现在回76号。”

        “走,啧啧,好酒,真是好酒。丁主任看来绝对会养生,有时间要跟他学学,这药酒是如何泡的?”

        李士群和吴四正在聊天,甄稳敲门进来。

        “主任,找到了一封信。”

        李士群徉道:“哦?果然不出所料。”

        甄稳把信纸递过去,李士群展开观看。

        写的浅显易懂,看起来并不费力。

        看罢,李士群冷笑:“丁默邨果真和共党有关系。我要上告给佐藤,看他如何处置。走,甄稳你和我一起去。”

        两人下楼,憨二宝紧随在后。

        瘦骆驼透过窗户感叹道:丁默邨竟然和共党有关?但为何曾经看到他和莫孤独接头?那莫孤独到底是共党还是军统?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204678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