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329章 衣服上做手脚

第329章 衣服上做手脚

        胖子即会测绘,又会训狗?离天才最多只差一万步。

        柴萧风暗暗感叹,人不可貌相,胖子不可估量……

        谁也不知胖子到底是什么来路,也不知甄稳什么来路。

        只是感觉两人都很神秘。

        柴萧风道:“胖子训狗既然有如此本事,我们倒是省心。只是这五只狗食量很大,若是几十只,只怕没有那么多吃的供给。”

        “吃的不是问题,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

        甄稳随他进入地下,地下宽敞有灯照明。还有新挖出来的通风口,保持里面空气新鲜。

        又道:“钱我来提供。”

        柴萧风斜他一眼:“看来76号油水很足,怪不得很多人都去当汉奸。”

        甄稳反问:“怎么,你想当汉奸?”

        “哈哈,说笑而已。”

        胖子拍拍他的肩膀:“有些话不能乱说。汉奸即使吃喝玩乐一时,其后被人骂上一世。这种事想都莫想。”

        甄稳看着胖子:“训练狗我不需要他们做复杂的动作,也不需要太多技能。只要它能负重,能随着气味过去就行。这得需要多长时间?”

        胖子掐着手指:“因为你想要好几十只狗,都要训好,那至少需要一年半载。若是挑选十多只,据我估计至少二十天。”

        二十天能训练出十多只笨狗,这的确需要水平。甄稳对这个还算满意。

        “柴萧风,你那些狗需要多久弄齐?”

        “若是有钱,两天足以。”

        甄稳点点头:“钱不是大问题,随我上车去拿。”

        把一袋纸币和大洋交给柴萧风,没有停留甄稳开车离去。

        特高课里一片宁静,为什么宁静?因为中川心情不好。

        他为什么心情不好?因为莫孤独随时威胁着他的生命。

        李士群站在桌前,中川绝不像佐藤那般客气,连让座都没有。

        “李士群,出了调岩田,就没有别的办法?”

        “中川课长,最好的办法是斩草除根。要除掉莫孤独……这需要时间。”

        “多久?”

        李士群尴尬答:“难说。”

        中川也知道调岩田来最为妥当,但造币厂那里也不容疏忽。一边是生命,一边是将来控制经济的工厂,中川一时拿不定主意。

        至于造币厂的存在,他还不能向李士群透露。因此,李士群虽然提到正确,中川却犹豫不决。

        李士群看出他心中的矛盾,心想,若不赶快把岩田弄到他身边,三天期限,自己哪有本事抓住莫孤独?

        “中川课长,岩田君是否另有任务,即使有,能否多增人手把他替换下来。”

        中川去过造币厂,对那里的防守非常满意。那里派驻的宪兵已经不少,多一个少一个岩田问题不是太大。

        那里多重布局,明里外人根本过不去,即使万分之一的侥幸过去,却也无法进入那里的大门。

        不止有士兵把守,还有各类警报监测。想要进去也不太可能。既然如此,岩田调回来也没有大事。

        只是岩田并不归属他特高课,只是因和佐藤关系好,才暂时留下。等造币厂运转起来,他自然离开。

        中川不知该以何种理由留他在身边,若是提守护自己,一是岩田未必能来,二十显得自己胆小。

        但这两天,他也没想出一个好的理由。对生命权衡再三,他认为很有必要调岩田回来。

        李士群是个外人,中川低声问:“岩田君想要调回来,我该以何种理由?”

        李士群闻听松了口气,看来中川早已想岩田回来,却是没有借口而已。

        “岩田课长,这特高课有重要的文件,若是再弄两个绝密重要文件,需要一级戒备,调岩田回来岂不是理由充足。”

        中川猛拍大腿:“好,好。你回去弄两个重要文件,越快越好。”

        李士群愕然:“哦,好,好。我这就去办。”

        这种事李士群是不想办的,无事还可,若是有事追查起来并不重要,那自己将无法解释。

        中川瞪起圆鼓鼓的青蛙眼,李士群哪敢说个不字,乖乖领命而去。

        回到76号,李士群左思右想,该炮制什么文件呢?他突然想起之前的,戴笠派一个师的事情。

        一份重要文件就这样炮制而成。

        书画院里,文书展和席秀珍正闲着。中川来了之后,街上的人明显少了很多。

        甄稳拎着布袋推门而入。

        进入后屋,席秀珍接过甄稳递过来的布袋。

        “这就是我说的唐装,如何把暗萃香缝合到衣服里,那就看你的手艺了。”

        席秀珍展开红底金边绣着牡丹的唐衣道:“这不是难事,只要拆开边线缝合进去即可。只是这丝线很特殊,不知道哪里有卖?”

        甄稳道:“这不是问题,我逛了大半个上海,已经买到丝线。”

        他从兜里掏出一卷丝线递给席秀珍。

        席秀珍拿着这些去忙了。

        文书展提醒道:“不排除纯子回去会把衣服洗了,如此,那个香味岂不是被洗掉?”

        甄稳道:“这不是问题,这是德国研究出来的军事用品。进入中国也为数不多。这个香味在衣服上可以保持三年不退。即使水洗多次,它也会留在衣服上而不会消退。当然,经常洗会降低浓度。”

        “研究这个干什么?在军事上有什么用?”

        “这不就有用吗?它的香味人是闻不出来的。狗却能闻出。这是德国间谍用的东西,抹在衣服上看不出变色,却能让军犬追随到被涂抹者。”

        “哦?不可思议。”

        席秀珍细心的挑开丝线,把一小片布状暗香放进衣服卷边。再用缝纫机按原状把衣服缝合起来。

        完成之后,三人轮番细看。针眼还是原来的针眼,多扎一针都没有。整个线一气呵成连接到肩,使拆开地方看不到重新缝合的痕迹。

        甄稳赞道:“席秀珍同志,你裁缝店手艺真是一流。即使拿到原厂,他们也看不出来。”

        席秀珍笑道:“你可别夸我,弄这个可比重新缝制一件都累人。”

        甄稳笑着收起唐装:“辛苦了,这功劳是你的。”

        文书展道:“甄稳你也不必谦虚,若是这个计划成功,你才是大大的功臣。”

        看书就搜“书旗吧”,!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1760716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