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292章 横路凶猛

第292章 横路凶猛

        李士群哑口无言,吴四说的话简直云山雾罩,不着边际。

        吴四自我感觉良好,从没想到对瘦骆驼说过的话记忆的如此深刻,几乎张口就来。

        吴四道:“主任,我这就去准备,明天你等着惊喜吧。”

        日本特高课刑讯室里,贺飞被第一个提审。

        佐藤面寒如霜:“你是贺飞,三十七岁,来自军统。我不想废话,也不想听你废话。谁传递给你们的消息?”

        贺飞道:“这个我真不知道。”

        佐藤早已想到这点,所有源头当然都在上层,戴笠的安排,下面的人只是执行命令而已。

        接着问:“来上海和谁接头?你们三人的回答,若是有一人不同,我就杀掉这不同之人。三个若都不同,我就活埋你们三个。”

        佐藤语调并不高亢,他的眼神却让人不寒而栗。

        没人会把佐藤的话当耳旁风,就是横路如此异常神经的人,也不敢不听佐藤命令。

        贺飞道:“哪有什么接头之人,那都是你想象而已。”

        佐藤啪一巴掌拍在桌上,刷刷,贺飞挨了一顿皮鞭。

        鞭鞭见血,脸和身上留下杂乱血痕。

        佐藤不再废话,命人把他关押起来。

        按照一贯程序,三人依次挨了很多鞭子。

        佐藤话,今晚在给三人思考机会。若是还是不说,明早押到郊外活埋三人。

        此时更加体会到人生苦短的含义,感觉时间简直比光还快,转眼已是黎明。

        田龙道:“哥三个快上路了。今生是兄弟杀敌,来世兄弟再聚,若是还有鬼子,说好了谁也不能缺,都早早参军杀敌。”

        贺飞苦笑道:“没想到刚来上海,就陷入死地。人生难免一死,认了。”

        费符叹道:“就这么定了。”

        阳光洒向郊外,卡车载着三人,两旁是宪兵持枪看守。

        草丛中,吴四带人换上一身打着补丁的服装,埋伏在草丛中。

        吴四这才道:“都听好了,咱们现在是什么?”

        “76号……”

        吴四上去给这人一巴掌:“什么76号?都给我忘记76号。”

        “吴队,咱不是76号??你这是带着弟兄反了??”

        “反什么反?”吴四抬腿把这人踹到一旁。

        剩下人都不敢再吱声。

        吴四拍着补丁衣服道:“咱现在是游击队。来绑架日本人。”

        “那……那……到时开不开枪?”

        “对呀。佐藤若是怒,不把咱们都突突了。”

        “我看得活埋。”

        “我看得机枪突突。”

        “活埋。”

        “突突。”

        吴四怒道:“再他娘的废话,我先把你俩突突了再活埋。”

        “吴队,突突已经死了,那叫死埋。”

        吴四瞪眼道;“我他娘的先突突你个半死,再给你活埋。”

        “你们记住,我让开枪,枪口偏上,都瞪大眼睛,谁敢伤一个宪兵,我就给谁就地毙了。”

        远处一辆风驰电掣的向这边飞驰。

        莫孤独边开车,边打量四周状况。

        当时车夫出去询问憨二宝时,甄稳交代,吴四既然假意去劫横路,虽然这是在演戏,为下一步交换做准备。

        甄稳却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横路被吴四假劫,想到76号很多人在场,必然不会想到,还有人会半路把横路从吴四手上劫回来。

        横路作为人质,可以避过76号,直接和佐藤交换三人。

        此计划有高风险,也有高回报。

        车夫坐在副驾,摆弄着手上的枪道:“师父,俺算是看明白了,你和甄稳是一伙地。”

        莫孤独没有言语,这很明显的事情何须解释。

        “俺弄明白了,你俩是共党。”

        莫孤独道:“难道只有共党?”

        车夫击掌大笑:“俺弄明白了,你俩是军统。”

        莫孤独道:“难道只有军统?”

        车夫本来从莫孤独话中的反问,判断出他不是共党。没想到刚说军统,莫孤独还是这么一句。

        车夫有些弄糊涂了。

        “不是国共,那是什么呢?奇怪啊,奇怪。”

        贺飞三人站在车头迎风而立,三人默默无语,都贪婪的看着四周景色,蓝天白云。

        他们不知道另一个世界是否也是这样。只想把眼前的景色看个够。

        贺飞三人转过身,看见横路背手站在车厢正中,任车来回颠簸,他只是随着机械的晃动,脚步却原地不动。

        三人是第一次见到横路,这人的四肢关节乃至脖子都好似异常僵硬。他若是前伸双臂蹦跳而来,活脱脱一具僵尸。

        横路不语,身上透着邪气。即使相隔两米远,也能感觉出他混乱的目光,只有疯子才有的目光。僵直,冷漠,嗜血。

        田龙道:“头儿,我看这人不正常。”

        “不正常的人往往会有特殊的本事。他能在特高课,想必不是真的疯子。”

        田龙冷哼道:“我看他这目光,就想杀了他,否则,我会做噩梦。”

        田龙双臂被绑在身后,忽地跃起右脚尖直刺横路最弱的眼睛。

        攻脑口诀有言,一眼二鼻三踹脸,危险程度在递减。

        眼最弱,踢即破。若是得手,实在是比踹在脸上踢掉两颗牙齿强许多。

        横路不避不闪,仰头张嘴咬向田龙鞋尖。

        田龙用力已老,没有后力改变方向,被横路一口咬住。

        这一招出乎所有人预料。

        算是田龙反应快,脚趾在鞋里紧勾,随被咬住了鞋尖,脚趾却躲了过去。

        田龙想要收腿站立,无奈,横路牙齿就似铁钳一般,田龙向下摔去,脚也从鞋里脱落出来。

        田龙急打滚减去摔下的力道,虽然没有摔伤,却已是狼狈之极。

        横路一甩脑袋,鞋飞出车外。他的目光愈加寒冷,两只手不停抖动。

        贺飞伸脚助力田龙站立起来。

        “田龙,你遇到的是狗成了精。成精的动物,人生对付不了的。”

        横路上前两步,挥拳直击贺飞胸口。

        贺飞却没有避开这一击,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

        费符抬脚踹向横路,被他一把抓住脚踝,抬起脚揣在他的胯上。费符倒退一步撞在车头,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三人手臂被绑,动作不太流畅,但横路的度还是让三人暗惊。

        即使三人不被绑缚双手,若是一对一,也没有胜算的把握。

        横路怒喝道:“活埋你们三个简直太便宜你们了。我要把你们埋到脖子,在你们脑袋上倒上汽油活活烧死。”

        (本章完)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1731754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