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261章 互猜自有强中手

第261章 互猜自有强中手

        瘦骆驼胆战心惊手脚冰凉,站在佐藤面前,可怜巴巴低着头,一双手不知放在哪里合适?

        佐藤坐在桌后,他的气场却压迫的瘦骆驼始终不敢抬头,不时翻愣这眼珠偷瞄几眼。

        瘦骆驼暗忖,他最近也没做什么事情?既没偷懒也没倒卖枪支弹药,难道是为自己挖宝之事?

        可那里穷的除了土啥也没有,再说,那是李士群藏宝地方?难道佐藤也想捞上一笔。诶呀!不好,不好。他若是想让我拿出挖来的钱财,我哪里拿的出?

        佐藤见他拘谨,脸色不停变化,明显过于紧张。

        佐藤绝不是那种居高临下声色俱厉的人,他想到的是长久统治,潜默移化改变中国的传统认知。

        武力是征服疆土,异化四征服精神。即使他心中恨极,也只会暗中行事,面上尽量保持亲善。佐藤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问:“瘦骆驼,听说你的照相技术极高,可以说再76号屈一指。”

        “啊!不敢说不错。”瘦骆驼谦虚的说:“若是在上海能过我的真还没有一个。”

        佐藤点头,扫他一眼:“瘦骆驼,昨日和今日,本该是你巡查治安,你却潇洒的四处照相,这是为何?难道上海已经太平的不需要巡查?”

        瘦骆驼心中一紧,暗道,佐藤怎么婆婆妈妈什么都管?我照个相他也不舒服?莫不是他心中有鬼?还是嫉妒我照相水平舍我其谁?

        “你很自信,这很好。但你解释一下,为何不去巡查?”

        瘦骆驼急忙解释:“佐藤课长,我怎么敢私下玩乐。其实。我这也是在工作。”

        “工作?”

        “是……啊!您看,我和甄队长谁的能力大?”

        佐藤直言:“当然甄稳。”

        瘦骆驼竟然脸上露出笑意:“还是佐藤课长眼力独到,论上海乃至整个中国,佐藤课长的眼力也绝对排在前三名。我认为,第一原始天尊,第二千里眼,第三嘿嘿……嘿嘿。”

        佐藤抬手止住他的话:“有话直说,现在我的时间宝贵,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

        “是,光阴似箭一去不返。常言道,千金难买寸光阴……”

        佐藤微微皱起眉头,瘦骆驼正在偷瞄他,见状心知不好,忙道:“我是替甄队长完成任务,他的能力比我大……一些,因此,我就要解除他的后顾之忧,让他全力以赴,为帝国效力。”

        瘦骆驼说到此,腰板挺直眼望上方,一副为日本着想的样子。

        佐藤惊奇:“你一路跟随着江难?这是为甄稳解除后顾之忧?”

        “是,江难要出轨,管不住自己的腿。咳咳。”瘦骆驼吞吐道,“是、是甄队长命我监视她。”

        佐藤听到此,对后面的话再也不感兴趣。暗忖,原来甄稳害怕江难和别的男人交往,因此,才派瘦骆驼拍照,以备作为证据?

        但就是这些我岂能相信?相片所容人物众多,莫不是想要拍摄跟踪的人?

        想到此,佐藤摆手道:“你继续你的照相,但今天道特高课之事,不要对别人提起,哪怕是李士群,也不要提,回去吧。”

        “是,我近乎老年痴呆,一转身啥都忘了。”瘦骆驼倒退两步转身出去。

        瘦骆驼离开,佐藤手掐下巴再思索可能性。

        但现在街上都说甄稳是卧底,他若真的是,岂能毫不惊慌?怎么可能如此镇定??

        但纯子即然说闻到的味道来自江难,应该不会出错。难道江难是军统?

        纯子悄然而至,佐藤把概况讲诉一遍,纯子眼里闪过一丝不信。

        “纯子,你是否担心瘦骆驼拍照,会把你派去的人一同照了进去。”

        “是,但即使照进去,也没有人能认出来。”

        “哦?”佐藤道,“这是为何?”

        纯子胸有成竹的说道:“我派去的人善于化妆,又经过特别的训练。化妆之后,即使连我也看不出来。”

        佐藤道:“你说的是小鹿春美子?若是她,我的确可以放下心。”

        “正是她。她若是能被识别出来,那江难聪明的让人觉得可怕?”

        佐藤开心的大笑,在他认可的人中,纯子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小鹿春美子,同样出类拔萃。

        纯子即是电子专家,更是一名优秀的特工。

        你看她外表调皮毫无心机,实则,她说的,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她是绝口不提。

        佐藤道:“这次希望甄稳不要牵扯之中,否则,就太过于尴尬。”

        纯子呵呵笑道:“的确尴尬,之初,您让我接近甄稳,确定他是否真心为帝国。接触那么长时间,真真假假倒也看不出异常。”

        “是啊,所以,若是他,可就成了笑话。”佐藤起身道,“一般美女都少才智,多任性,很少有列外。也就区区可数的几个而已,你和小鹿就是其中佼佼者。”

        夜晚,鞭炮声不断,焰火四处飞舞。

        江难站在窗前,看着整个城市淹没在烟花之中。

        甄稳正把洗出的相片递给她。

        江难挨个细看,昨日那女子却不在相片中。

        “她难道没有跟踪我?”

        甄稳摇头:“其实她一直在跟着你。你看这个弓背老者,还有那个老妇,你看看有何不同。”

        “手指,”江难兴奋道,“弓背老者看上去皮肤黝黑,粗糙皱纹颇多。但他的手虽然摸上泥土,却没有起皱,也不粗糙。那个老妇也是。但我不明白,从容貌看极其像,为何她偏偏手上如此露出瑕疵?”

        “当然是自信?更确切是自大。她以为没人能注意这个细节。”

        “就这么简单。”

        甄稳笑笑:“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简单的原因。”

        “唉,但愿你说的对。军统三十人也该6续到了,我是否去帮莫孤独一把?”

        “不行,你还在被监视之中。你虽然有本事甩开她,但这并不是好主意。他们会更加怀疑你,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哼!再怀疑我,我就除掉佐藤。”

        甄稳知道她说的是气话道:“事有缓急,这个相片却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你不是说不是纯子就是秀儿吗?”

        甄稳指着外面的烟花道:“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因为今天这双手照的更加清晰,秀儿的手指比她纤细,纯子的手指比她欣长。所以,两人都不是跟踪你的人,而是另有她人。”

        (本章完)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172893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