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杀机较量 > 第47章 大意需要代价1

第47章 大意需要代价1

        丁默邨没想到翟均恒真够狠,连日本人也敢杀。佐藤安健现在查枪,这可把自己也搅了进去。

        丁默邨想要撇清关系,还要把翟均恒的问题尽量小化,以使自己的过错降到最低。

        “佐藤课长,以翟均恒一人之力,不可能同时射杀十多个宪兵,也没有证据证明他有同伙,我看此事有些蹊跷。”

        佐藤安健还未开口,李士群插话说:“他必然有同伙事先埋伏郊外,虽然不是76号的人,但并不能排除共党和军统,而共党的嫌疑最大。”

        众人都知道翟均恒是共产党那边投靠过来的,李士群言外之意说他用的是苦肉计,混入到76号。

        以佐藤安健之智当然明白,丁默邨亦不傻,也猜到这个含义。

        佐藤安健不想见到76号内部矛盾,摆手止住这个话题。

        “两位说的都有道理,现在只有抓住翟均恒,一切自然明白。”

        当天,翟均恒的画像就被贴满大街小巷。

        城门口更有宪兵把守挨个细查,只要翟均恒没有逃出去,此刻再想跑实非不易。

        翟均恒好似突然消失一般,一连两天不见踪影。

        他并没有匆匆而逃,他也知道自己无路可去。他冒了一把险,偷偷和吴四见了一面。

        吴四敢于收留翟均恒,并不是他的胆子已经大过了天。他也知道日本人弄死自己,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翟均恒的许诺,才使他斗胆一搏。

        抓住共党全是他吴四的功劳,翟均恒只求不背上共党的罪名即可。

        若是万一被佐藤抓去,翟均恒誓绝不说出吴四收留过他。

        吴四在黑帮给他找了两个手下,说是协助翟均恒行动。

        实则是见事不好,立刻把翟均恒击毙,防止说出自己私留他。

        翟均恒正在吴四的房子里,坐在一面镜子前粘贴胡须。

        吴四并不是只有一个房子,他至少有七八处房子。

        有的房子,连他老婆也不知道。

        甄稳开车路过服装店,想来想停下车和憨二宝走了进去。

        年轻女老板还记得他,迎上去说:“先生,您上次看好的服装我又进了货,这回应该合身您可以试一试。”

        “好,拿来我穿下试试。”

        “先生您贵姓?”女老板摘下西服拿到近前问道。

        “免贵姓甄。”

        女老板突地笑了一下,感觉有些失态,忙收住笑容。

        “老板,这个姓氏不好?”

        “不是,您说姓甄,我突然想到真假的真,所以才笑。”

        女老板很诚实。

        甄稳试穿西装,感觉正合身。又拿了一套,给二宝穿上也很合身。

        甄稳付完钱,转身离开。

        女老板笑盈盈的说:“甄先生,欢迎您再来。”

        女老板的声音如莺,入耳不散。

        “好,只要有好看的衣服我随时会来。”

        甄稳坐在车里,开车离开。

        路上,他在思考一个问题。

        自己第一次去服装店时,女老板连服装是什么牌子都说错了,显然干这个行业不久。

        一个连什么服装品牌都说不清的人,为何只去一次,她就能记住两人的身材?

        思来想去不得答案,索性不再去想,在路上等前车驶过之时,一扭头,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路边。

        文书展匆匆走过横道,直奔极司非而路三号侧街。

        看着他的背影甄稳倒吸口凉气,文书展一定是去看房子。

        甄稳没有停车而是开了过去,他知道自己的目标比文书展大很多。

        车开到下一个路口拐弯停下,甄稳让憨二宝等十分钟,自己马上回来。

        甄稳离开,憨二宝即开始盯着手表。

        文书展正在和房东谈租房事宜,甄稳推门走了进来。

        “哪位是房东,请问这里租房吗?”

        文书展见是甄稳,知道在提醒自己,和老板交谈几句找个借口先走了。

        甄稳询问一下租房价格,说回去商量商量也走了。

        看房的人多,有的来问价,有的进来看房屋结构,并不是进来的就会成交,房东因此也没在意。

        甄稳快步和文书展擦肩而过,也不扭头看他,甚至脚步都没停一下。

        擦肩而过时,甄稳只说两句话:“告示不代表安全,静默等我消息。”

        文书展等甄稳背影消失在拐角不以为然,现在满城都在抓捕翟均恒,他只怕早已远走高飞,岂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现在正是安全时刻,若不赶快租房,被别人租去,可就没有这么好的位置了。

        见甄稳不见了身影,文书展琢磨一下,又回到了租房之处。

        翟均恒化妆成老者出现在极司非而路路上。

        两个黑帮随从和76号的手下相比,无论在跟踪上还是行为上又逊色很多。

        虽然两人穿着普通,但看上去总是有些匪气。

        翟均恒安排两人尽量离自己远些,以免引起别人注意。

        翟均恒心中盘算,此时应该是甄稳最放松的时刻,也是最容易失去警惕的时候。

        他不敢离76号太近就在附近找个茶摊喝茶,随时注释着76号方向。

        文书展和房东谈好价钱留下定金,出门见无异常走了。

        心中暗笑甄稳过于小心,换做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远走高飞。

        文书展走到下一个街口,马上要拐过街角之时,翟均恒的目光正好移到这个方向。

        翟均恒手抓茶碗突地一阵颤抖,扔下茶钱追了过去。

        只从背影观看,翟均恒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共党。

        他从文书展身旁经过,走出一段距离停下,在路边假装观看一些商品,借机端详文书展正面面孔。

        文书展不识的他,很快从他身边过去。

        翟均恒暗呼老天有眼,只要抓住甄稳和他接头,自己的嫌疑立马会消失,甚至会被重用。

        文书展在前,翟均恒在远处不离不弃的跟在身后。

        在一处名叫驿站的小旅馆文书展径直走了进去,见他进去,翟均恒不确定他是来找旅馆,还是已经住在这里。

        翟均恒为了保密,也没过去打听他住几号房间。

        预防文书展和老板聊天时,可能获得有人打听他的消息。

        在外等了一个小时,不见文书展出来,这才确定他住在此处。

        翟均恒躲在远处终于嘿嘿一笑,翻身的牌已经在手,就看甄稳如何打下去?

        (本章完)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1/1728908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