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战星纪 > 第二十一章 极运号轮船(三)

第二十一章 极运号轮船(三)


        “袁。”&1t;/p>

        一声悲痛的叫声响起,战斗的凯正好看到袁被姬夜贯穿胸膛的一幕,心痛如刀绞,手里的风刀越加锋利,迅捷,他的双眼却时刻盯着喘着粗气的姬夜。&1t;/p>

        姬夜能感受到那股炙热的仇视,他推倒袁的尸体,打定主意不想再参与这件事里,身体就要往撤去。&1t;/p>

        “想走,你是必死之人。”凯浑身的白光越加地炙热,宛如一轮高挂天空的太阳,手里的黑白长刀向他周围一划,无数的小刀如同疾风骤雨般射下。&1t;/p>

        影小队的队长宏见此,大叫:“撑起蓝之盾”&1t;/p>

        两个蓝色的盾迅涨大,立时便覆盖住五人,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将这些小刀抵挡在外面。&1t;/p>

        凯见拖住这几人,他身影晃了几下,就到了离姬夜两米外,举起手里的黑白长刀,对着姬夜狠劈下去。&1t;/p>

        刀未至,源光先到。&1t;/p>

        姬夜立刻感到一阵窒息,仿佛一下抽走了周围的空气,看似简单的下劈,却暗藏着好几种变化,黑白刀锋不断地变动,仿佛出现了很多把长刀,根本无法分辨刀的真实方位,似乎每一刀都蕴藏着巨大的能量。&1t;/p>

        “高阶战技?”姬夜心头冒出这样的念头,心急之下,他急抽取体内源能,背部的小狼线条骤然亮起,感受到一股灼热在心里燃烧。&1t;/p>

        他身体突然变大了一些,双臂和双腿也粗壮了起来,手指的指甲变得尖锐,脑海里涌出一股嗜血的渴望,褐色的眼眸也逐渐转为深蓝。&1t;/p>

        一声吼叫传出,似乎一头不知名的猛兽将要出世。&1t;/p>

        “冥狼之狼型”&1t;/p>

        铿锵&1t;/p>

        姬夜突然的狼化让凯感到一阵意外,这家伙竟然还掌握这另一门高阶战技,使的战力增长了一个台阶,无限接近高阶源。&1t;/p>

        见他的狼爪一把抓住自己的战刀,双目骤然一亮,心里涌出一种战胜的渴望,身子一动就到战刀面前,右手抓住刀柄,向下猛然一拉,刀尖立刻划破了地面,一条裂缝崩现。&1t;/p>

        “不错,竟然能接住我惊月斩一击”凯头次正视承认姬夜,竟然以一名中阶源抗住高阶源一击高阶战技,次见到这样人,虽带给自己许多震撼,可他心中的杀意却越加浓厚。&1t;/p>

        姬夜也没想到狼型战技使自己狼化,就连源能的转比平时更加畅快,他猜测这可能与冥狼典的功法有关,难道这其中带有增幅作用,怪不得那波基林族圣者珍而重地藏在密室里。&1t;/p>

        好像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把眼前的难关过去再说。姬夜握了握这锋利的狼爪,趁这源能还能维持,必须逃离这里,不然后果实在难料。&1t;/p>

        “你还是先承受我的攻击吧。”姬夜打定主意后,星痕一动,身形左右一变,如同移动的影子般,飞接近露出兴奋笑容的凯。&1t;/p>

        惊月斩之二&1t;/p>

        砰&1t;/p>

        凯身上的源能骤然炸响,源能亮得刺眼,手里的黑白长刀急的在周身划动,形成一道道在刀弧。&1t;/p>

        姬夜的每一掌,每一拳击在这刀弧上,一个个的气爆逐渐炸响,即便击穿一个洞,也会立刻复合。&1t;/p>

        “朋友,我们来助你。”影之队队长宏向姬夜喊道,他也没想到姬夜能抗下凯的一击,而且这人身上似乎有好几种高阶战技,对他的身份就更加想了解,但目前的敌人是凯和任务,只有击溃凯,想必这家伙也强弩之末,再收拾不迟。&1t;/p>

        他和另四名队员立刻围住凯,各自的武器不断轰击那围绕的刀弧。&1t;/p>

        “来得正好,就一块受死吧。”凯停下挥舞长刀,在自己身前划出一个诡异的圆圈,嘴里说:“月斩”&1t;/p>

        他身周围的白色刀弧突然飒飒作响,如同无数金属碰撞一般,接着又如同劈出的匹练般飞掠而出。&1t;/p>

        影之队见飞劈出的刀弧锐利无匹,不断后退着,手里也不断凝聚源能,两个蓝盾浮现而出挡在身前,似乎觉得不够坚固。&1t;/p>

        队长宏立刻取出一个硕大的金属盾牌挡住所有人,似乎对此极有自信。&1t;/p>

        锋利的白色刀弧瞬间劈碎这两张蓝盾,又接着狠劈到金属盾牌上,其上立刻现出一道粗大深痕,又向着盾牌周围辐射,出现了一条条裂纹。&1t;/p>

        彭&1t;/p>

        金属盾立刻破裂,掉落地上。&1t;/p>

        减缓许多的白色刀弧接着向着这五人劈来,这五人立刻手拉手结阵,撑起一道紫色半圆,尽数将这些白色刀弧挡下。&1t;/p>

        砰&1t;/p>

        紫色半圆崩裂,五人接连滚落而出,好像被火车撞飞一样。&1t;/p>

        狼化的姬夜在刀弧劈出时,就举起深蓝色的狼爪左右一抓,便往地面一扔,立刻深深劈出两条宽大的裂缝,喷出两道三米多高的海水。&1t;/p>

        看似容易简单,姬夜很清楚当时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做出的,感受到像被斩断手掌般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疼痛,身体更是倒飞出三圈,狠狠地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1t;/p>

        狼型立刻消散,恢复成自己本来形态。&1t;/p>

        “竟然能挡下来。”凯喘着粗气,汗水沿着额头滴下,这招高阶战技除了极具消耗源能外,对身体负荷也很大,需要十秒钟的缓冲。&1t;/p>

        宏站起身,他按着沉闷的胸口,每走一步都扯动身体的剧痛,对着其他队员说:“这招会使凯十秒难以动弹,我们只要趁此动一击,必能杀死他。”&1t;/p>

        “是,队长。”&1t;/p>

        其他队员附和道,踉跄着站起,看着那依然挺得笔直的凯,他强悍的战力太震撼人心了。&1t;/p>

        凯提起长刀,眯起眼睛,寒光四射,嘴里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说:“那就试试吧,我的战刀需要亡魂的祭礼。”&1t;/p>

        每个人心头忽然冒出出招必死的念头,影之队队员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只有宏的眼睛冒着坚定的光,提醒道:“你们难道忘记来时,公司交给的三型锁阵吗?”&1t;/p>

        “对,还有三型锁阵。”&1t;/p>

        “是啊,不错。”&1t;/p>

        他们仿佛注入了力量,脸上也有了血色,立刻行动起来,将凯围在中间,他们从储物盒里取出颜色各异的源石,按照所学的阵法插在东西南方位。&1t;/p>

        “快,快,凯要进攻了。”他们竖起手指,不断结着不同印术。&1t;/p>

        站在中间的凯终于恢复会身体的控制,哈哈大笑一声,身上的源能瞬间暴起,像一个爆炸的炸弹,将地面炸出一个深坑。&1t;/p>

        突然三道紫红色的界面迅浮现向着天空射去,又相合拼结起来,形成一个立体三角形针,将凯彻底封锁在其中。&1t;/p>

        “看我如何破除。”凯横举着黑白长刀,刀身上崩现出一道电芒,又接连出现两道,出呜呜的声音。&1t;/p>

        惊月斩三击&1t;/p>

        “雷斩”&1t;/p>

        黑白长刀在凯的手上逐渐旋转起来,刀身上的电芒不断跳动,仿佛是一把由无数电芒结合成的长刀。&1t;/p>

        宏似乎能感觉到皮肤传来如针刺的痛感,心里一时在那把雷刀凝结成后出现了慌乱,好像这三型锁阵也变得不那么牢固。着急地说:“快,加大源能。”&1t;/p>

        其他四人皆点头,他们也感受到那把雷刀所挟带的巨大源能,纷纷将体内源能运转到极致,再传递到三角紫红界面上,瞬间变得凝实了许多,上面出现一条条银色的铁链,迅向着凯射去。&1t;/p>

        看到这一幕,凯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手里的雷刀迅化为无数的刀影纷纷劈上了那些飞来的铁链。&1t;/p>

        一条条的蹦碎又复原,接着又向凯缠去。&1t;/p>

        “真是难缠。”凯也没想到这些铁链如此棘手,总算将施展战技的源能积攒够了。&1t;/p>

        “让你们看看高阶战技雷斩的威力。”&1t;/p>

        这片界面内充满了一条条胳膊粗的电芒,瞬间将那些铁链一条条湮灭,又狠狠地劈在了界面上。&1t;/p>

        地上摆放的各色源能一个接一个的蹦碎,界面上也出现了一条条粗大的裂纹,电芒似乎从里面挣脱出来一样。&1t;/p>

        彭&1t;/p>

        三型锁阵立时被强烈的白光淹没,稍时,一条条的电芒如同电蛇游走在地面般射出。&1t;/p>

        “快闪。”&1t;/p>

        宏大声吼叫,他也没想到这锁阵依然没能困住凯,高阶源的人物真是令人感到可怕。&1t;/p>

        然而,此时的提醒依然迟了,那一条条的电蛇瞬间就刺穿了他们的身体,接着又在宏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个个同伴炸得粉碎,他脸上能感受到同伴血液的热度。&1t;/p>

        再有所动作时,一把黑白长刀猛地插进他的胸膛,他瞪大了双眼,看着凯一步步向他走来。&1t;/p>

        他咽下涌到喉咙内的血液,无声地张着嘴想要说却不出任何声音,眼睛逐渐感到模糊,一股想睡的感觉淹没了他。&1t;/p>

        凯一把抓住刀柄,从宏的体内拔出,经过这番战斗,他的源能也所剩不多,连续使用高阶战技使得体内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所幸一切都结束了。&1t;/p>

        “我们也该做个了结了。”&1t;/p>

        忽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凯的沉思,他抬起头看着一身伤的姬夜,见他衣服破碎,鲜血从他双臂流下,掉落在地面上。&1t;/p>

        “凭你这幅残破的身体,怪怪的等死不是更幸福?”凯根本不信此时的姬夜还有什么底气和自己说这样的话。&1t;/p>

        姬夜笑了起来,又牵动了伤口,疼的叫了一声,擦擦手上的血,说:“我没有源能了,但我还是要打到你。”&1t;/p>

        “凭什么?”凯紧握起刀柄,摆出随时出击的姿势。&1t;/p>

        “就凭这个。”姬夜伸出手掌,一件迷你银色战衣。稍一触碰,战衣迅覆盖住他的身躯,&1t;/p>

        姬夜感到一股股电流不断冲击着每一寸皮肤,仿佛给自己提供了充足的能量。&1t;/p>

        咔咔咔&1t;/p>

        身上的伤势似乎也得到了治疗,姬夜抬抬手臂,看了看银色金属战衣,没有任何生硬的质感,反而像一件纱衣般轻柔。&1t;/p>

        “不可能,竟然是c级战衣。”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c级战衣根本不是战源级能够享有的,只有战师级或更高级别才能完全使出它的全部潜力。&1t;/p>

        一个中阶源为什么能拥有这件c级战衣,整个恒讯和锦星公司都不一样拥有这样一件战衣,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1t;/p>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0/1728889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