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战星纪 > 第十九章 极运号轮船(一)

第十九章 极运号轮船(一)


        姬夜见这庞飞突然指向自己,意外之下并未有大的慌张之色,缓缓站起身,海风吹得他棕褐色的头乱舞,一个纵身跳在地上。&1t;/p>

        “你竟然能现我?”&1t;/p>

        庞飞嘿嘿一笑,他没想到会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转转手指上的戒指,说:“即便你是军院的学生,参合到胖爷的事儿里,就自认倒霉吧。”&1t;/p>

        姬夜之所以这样大刺刺的站出来并非大意,而是根据所得的资料,显示这里战力最高者也仅是拥有初阶战源的庞飞一个,其他都是一些普通人。&1t;/p>

        只要不是一些特殊武器,根本不足为虑。&1t;/p>

        “毕竟还没断奶,啥人的话都能信”庞飞似乎看出姬夜的底气,得意洋洋地说道。&1t;/p>

        “哼,就凭着这几个烂瓜,你觉得能拦住我?”听这庞飞的话音,姬夜想到可能是那掮客把自己又卖给这家伙,压下心里的怒气,讥讽地说道。&1t;/p>

        庞飞拍了拍鼓胀的肚子,整理了一下领结,向后一伸手,说:“这几位怎样?”&1t;/p>

        立刻有四位膀大腰圆的家伙走出来,两米多高,迈着阔步一步步走向姬夜,地面都踩出一个个脚印。&1t;/p>

        手里各拎着两个大铁锤,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们对着姬夜大吼一声,散出土黄色的源能。&1t;/p>

        “四个初阶源”&1t;/p>

        这倒出乎姬夜的意料之外,他默默地从储蓄盒里取出两条机械臂按在手臂上,轻握住手指,两条长剑自手背处滑出,闪着深蓝色的寒光。&1t;/p>

        纯化型机械臂。&1t;/p>

        这是在圣者密室内取得的,姬夜清楚这种纯化型手剑机械是安装在半机器人或智能机器人身上的武器,这种武器分冷武器和热武器。&1t;/p>

        轻轻一笑,一股强横的源能自体内爆,迅包裹住全身,脚下微动,身体就如同旋转的陀螺般向着这四个大汉卷去。&1t;/p>

        这四个大汉呈四角将姬夜围在中间,大喝一声,四人的土黄色的源能暴涨形成一道道墙壁合成一个四方形。&1t;/p>

        “飞黄之拼合”&1t;/p>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停,两柄深蓝的长剑不断地划进土黄色墙壁内爆出无数的裂纹,又迅的弥合上。&1t;/p>

        四个大汉举起手里的大锤,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狞笑,对着土黄色墙壁锤击了起来。&1t;/p>

        咚咚咚咚&1t;/p>

        身在其中的姬夜没想到这种稀奇的组合战技竟如此的难缠,无论怎样劈砍,都能迅复原,见这四人又开始敲击这墙壁,声音刚传入耳中,他的心脏如同被连续锤击到一般,身子一震,旋转的身躯一滞,头脑又产生一股眩晕,使他昏昏沉沉,如同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1t;/p>

        “嘿嘿”这四个大汉同时笑了起来,他们太熟悉这一幕了,兴奋地看着自己手里这柄铁锤,当初制造它时可花费了他们一半多的家当,当然结果是完全值得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柄巨锤下。&1t;/p>

        站在外面的庞飞看见自己人占据上风,还以压倒性的方式碾压对手,他兴奋地手舞足蹈,幸得公司指派这几人保护自己,瞪着猩红的眼睛,大喊道:“捶死他,想杀胖爷我的没有一个好下场。”&1t;/p>

        周围他的小弟们也跟着一起欢呼,似乎胜利已经在望了。&1t;/p>

        此时的姬夜半跪在地上,使劲儿摇着头想让自己清醒些,可那诡异的锤声却像不断射击的子弹般射到脑袋里。&1t;/p>

        一口把舌尖咬破,剧烈的痛感传进脑袋里,总算清醒一下,睁开一双清亮的眼睛,一股比先前更强的源能如同旋风般自脚底升起,致使周围不断挤压的墙壁开始变形,扭曲。&1t;/p>

        “啊,中阶源?”四个大汉惊讶地叫出声,眼见四人的墙壁均弯曲起来,有断裂的痕迹,就不断抽出更多的源能出来。&1t;/p>

        “中介源!”庞飞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非常懂得这代表什么,对手竟然请一个中介源刺杀自己。&1t;/p>

        这时,他听到海上传来一声轮船的鸣笛声,&1t;/p>

        “极运号来了。”庞飞双眼开始放光,仿佛看到了希望,底气又足了起来,把手从衣襟里抽出来。&1t;/p>

        “快撑不住了。”四个大汉油光的头上冒着热汗,个个扭曲着脸,双眼盯着土黄色墙里的深蓝色旋风里的姬夜。&1t;/p>

        突然,姬夜的身形一动,笔直的长剑狠劈在左边大汉支撑的墙壁上,猛力向下一划,刺啦一声,土黄色墙壁开始崩裂,延伸出一条条的裂缝。&1t;/p>

        旋即一个身影飞出,一柄蓝色长剑直插进一脸不可思议光头大汉的胸膛,又一剑如同一条线般划过他的脖颈,脑袋瞬间飞起。&1t;/p>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剩下的三个大汉惊骇,又痛心疾的大吼,一个亲弟兄死在自己眼前,这种痛侵蚀着他们的心,举着大锤立刻扑向姬夜。&1t;/p>

        面对这被土黄色源能包裹的巨锤,身子横着像一阵风般旋转出去,躲开这含恨一击,看了一眼刚才所在地,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裂缝处渗出水流。&1t;/p>

        “好险。”姬夜呼出一口气,将手臂上的长剑收起,痛快地说:“再来。”&1t;/p>

        脚下一登就跃了过去,举起深蓝的拳头砸向一名光头大汉的面门。&1t;/p>

        “好快的度。”那大汉倒没一丝慌乱,身上的土黄色源能又加深了几分,将两把巨锤交叉抵挡在身前。&1t;/p>

        当&1t;/p>

        大汉立刻矮下了身子,他觉得自己像被开足马力汽车撞到一样,他还感觉双腿的膝盖在地面上似乎要碎了,举着巨锤的双臂也一阵麻,仿佛不存在一样。&1t;/p>

        出击的姬夜也没想到这大汉竟然能承受住自己这一拳之力,听到背后传来的恶风,知道其他巨锤袭来了,他没有躲闪,反而将金属臂架了起来,以期挡住几把巨锤。&1t;/p>

        金属撞击的声音剧烈响起,姬夜半跪在地上,终于挡了下来,心里呼出一口气,再看机械臂上凹陷扭曲,显然已经无法使用了。&1t;/p>

        但姬夜不后悔,他只是尝试一下身体的承受力,看来是成功了。&1t;/p>

        举着重锤的两名大汉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这少年,战源中阶的实力已然让他们吃惊,现在所表现出的承受力也相当强悍,这样的人才,难道是其他公司着重培养出来的?&1t;/p>

        “他一定是大通河运公司派来的,给我杀死他?”庞飞认定姬夜是竞争公司派来刺杀他的,扭曲着脸孔,手在空中挥舞着,恶狠狠地喊道。&1t;/p>

        他以为叫破对方的身份,会让姬夜惊慌一下,却看到一丝阴森的冷笑,却听他说:“就凭这三块黑炭?”&1t;/p>

        压着姬夜的两名大汉一听这自大的话,心里惊怒异常,手里的铁锤力道又加重了一些,压得姬夜又低了一下腰。&1t;/p>

        “嘿嘿,大话谁不会说,这次你还不死。”一名大汉朝后又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弟弟喊道:“四弟,为你三个报仇,一锤砸死他。”&1t;/p>

        被叫的大汉双手撑着身子晃着站起身,捡起地上的大铁锤,嘴上露出兴奋的笑容,艰难地迈着腿向姬夜走去,渐渐地加快了步伐,仿佛已经看到被砸得稀巴烂的姬夜。&1t;/p>

        直到接近姬夜一米左右,举起手里的大锤,土黄色的源能迅弥漫其上,正要往下砸去,胸口却感到一阵钻心的刺痛,低头看见一根银色的链条刺进自己胸口,再看银链另一头是从姬夜的背后延伸出来的。&1t;/p>

        “四弟”&1t;/p>

        “四弟”&1t;/p>

        听到哥哥们焦急的叫声,他很想张嘴说话,却被嘴里的血沫哽咽着,咕咕咕几声就缓缓闭上眼,倒在地上。&1t;/p>

        “还是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吧。”姬夜在他们压制住时已经想到使用冥狼之尖链初阶战技,一击击破他们的攻势,没想到他们会叫来四弟过来,便等到对方接近再动。&1t;/p>

        果然,一举得手,还不止如此。&1t;/p>

        心痛又一个弟弟死掉的二位大汉听到姬夜的话,却看到两道深蓝色的尖锐牙齿自他的手背处飞射出,准确地穿过二人的右胸膛。&1t;/p>

        这是也百遍练习制破战技时琢磨出的一个小技巧,当时就想到运用此招可做到出其不意攻击到对手,实在实用之极。&1t;/p>

        感觉到巨锤上的力感渐渐消失,姬夜一个跃起,双手猛然抓住两个大汉的头就往地面上撞去。&1t;/p>

        咚的一声&1t;/p>

        不仅地板被砸裂,也深深砸破了在场众人的心。四名初阶战源战士就这样被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就这样除掉,这彻底让他们感到恐惧,一直以为拥有源能的人是无敌的,没想到如此被杀死,他们纷纷惊叫着乱跑。&1t;/p>

        却听到庞飞左抓一个,右抓一个,均被甩开,他无助地胡乱的伸着手,嘴里不停地说:“怎么会这样···”&1t;/p>

        他感觉到一道渗人的目光锁定了自己,左右一瞧却看到姬夜那双清亮透人的眼睛,眼睛一晃,他的身影消失了,再眨眼后就看到站到自己身前,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抽出衣襟里的金枪,刚要对准姬夜,就被一只白皙的手紧紧抓住。&1t;/p>

        他感到像被铁钳钳住一般,手腕的疼痛不断冲击着他的心,庞飞疼得蹲下身,嘴里大喊着疼。&1t;/p>

        姬夜抬起脚朝他肚子踢翻倒地,再死死踩住他的胸口,弯着腰说:“告诉我,你把绿毛小混混交给你的小孩子带到哪里了?”&1t;/p>

        “你不是大通公司的暗杀者?”庞飞本以为必死,却没想到这人却这个问题,脑袋一转便猜到此人或许不是暗杀自己的人,便脱口问道。&1t;/p>

        姬夜知道拖下去会有很多变化,脚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见疼得他不断喊我说我说,才松了一些,说:“赶快说。”&1t;/p>

        “在沙横··”&1t;/p>

        在庞飞刚要说出时,一道非常耀眼的红光从天而降,直接射进他的脑袋里,彭的一声,炸得粉碎,鲜血飞溅到各处。&1t;/p>

        这时,海面上又连续响起靠岸的轮船鸣笛声。&1t;/p>

        姬夜也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抬头看到远处轮船头上站着一个消瘦的人,海风吹得他的黑摇动,手里一柄红色的短刃。&1t;/p>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30/172888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