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她从瑶光来 > 18.第 18 章

18.第 18 章


        程勿被女瑶气得眼圈赤红,浑身抖,觉得自己甚没出息。他无头苍蝇一样在街巷中一通乱跑,因为气得胃疼,连饭都吃不下。春日不见得微风徐徐,反觉寒意摧残,万物萧条。程勿坐在一家摊点前,吃一个铜板买两个的饼子。饼子硬邦邦,他就着白水吃,味同嚼蜡。

        他怔怔然盯着一个方向,目光直,眼圈红透,那股挥之不去的委屈和难过,让他觉得好没有意思。

        小腰妹妹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而就是这个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现在也要被她叔叔带走,剩他一个孤零零的了。

        他从来都是一个人,很多事情长大后才明白那是不正常的。他离开家后,小腰妹妹是第一个让他照顾、跟他好好说话、没想害他的人。他也愿意照顾她很久,他也想要个朋友。

        小腰妹妹,在他这里,到底算什么呢?让他五味杂陈,让他这么伤心……人人都有命定之路要走,小腰妹妹也一样。他不想走自己的那条路,可是他也留不住小腰妹妹这样新交的朋友。他太弱了,他谁都对付不了。

        一时间,程少侠茫然四顾,只觉得天地昏昏,断无自己容身之处。

        小腰妹妹……

        小腰妹妹……

        程少侠的眼泪噙在眼中,需要他努力忍着,才能不掉下去。而他实在太难过,他“呜”一声后趴在了桌上,将脸埋到了袖子里。

        “小哥哥!”骤然间,头顶高处传来一个清脆急促的少女声音。

        这声音如此耳熟,刚才还和他吵架,让程少侠以为自己出了幻觉。

        他就红着眼,睫毛上沾着水,迷惘无比地从双臂间抬起头,惊愕地看向小摊尽头站在墙上的小姑娘:“……”

        女瑶喘得不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心里怨恼十分,怪金使把敌人招惹了过来。四大门派来攻打西林落雁山的弟子们终于现魔教弟子已经转移,山上挖不出什么来,他们下了山进行扫尾活动。落雁山附近的地盘原本归于斩教,现在也被四大门派接管——女瑶是真的退得很彻底。

        这也没办法。

        女瑶现在伤势重,几次动武,她预感她今年的隐患没那么容易熬过去,可能有变数。再加上朝廷意见不明,前来的四大门派代表也非四大门派的掌门……重重加起来,让女瑶不想多生事端。

        现在金使在城门口被认了出来,女瑶转身就逃。倒不是她打不过,而是伤病在身,她既不想暴露自己身份,也不想消耗自己的生命。

        女瑶和金使在城中东逃西跑,身后追来的弟子们盯他们盯得太紧。金使这个目标太大,中途女瑶干脆和金使分开,各逃各的。身后追她的高手武功不弱,女瑶心里暗骂该死,转几个路,她已经精疲力尽——然她跳上墙,往下一看,即刻看到了方才金使还说找不到的程勿。

        程勿震惊地看她满头大汗地站在墙头,长贴着脸,身上春衫轻薄被风吹得摇曳。她单薄而羸弱,大声喊他。

        女瑶大喊:“小哥哥救我!有人追杀我!”

        程勿:“你……”

        女瑶不待程勿回答,猛然向下跳去。程勿一惊,他大脑还混乱如浆糊,眼见她要摔到地上,他快步迎身而上,向上张开了手臂。

        四月春城,无处不飞花。一丛浓密桃花艳艳盛开,在风中纷纷然落下。少侠轻功极快,本能快于大脑。他大脑空白地迎上前,女瑶闭眼后又睁开,一瓣花瓣落在她眉心,她被抱在少侠怀中,近距离看到他清秀隽永的面孔。

        四目相对,花香扑鼻,阳光斜来,在刹那时间,女瑶的心脏猛得跳重一拍。

        程勿心微乱,然他没空多想,因他已听到后面一条街追来的脚步声。女瑶落地,他一把拽住小姑娘的手:“走!”

        转弯的时候,程勿趁乱一回头,看到了好些个穿普通人衣袍的年轻弟子们在追他们。为的年轻青年衣袍轻缓如飞,面容温润眸色墨黑,他蹲下身查看地上桃花的痕迹,抬目时,擦肩时间,与程少侠四目一对,而后掠过。

        少侠在视线中一晃而过,妖女的行踪也远了。

        追来的谢微一讶后,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跟着他的弟子们:“谢长老,那个小妖女往那边跑了。蒋师兄他们去追那个金使,这个小妖女我们也没见过啊,可能就是金使身边一个小喽啰,我们还要追么?”

        谢微:“追。但蒋声此人多事,总觉我消极怠工。追妖女的事不必让他知道。”

        弟子们笑道:“自然,我真阳派的事,没得向他们罗象门汇报!蒋声是他们大师兄,可不是我们的。”

        ……

        身后追的人真是执着,武功还好,女瑶被程勿领着一路跑,期间她因伤势跟不上的时候程勿还背她。就这样,都没有甩开身后的人。女瑶心中暗自琢磨不如把对方引到一个私密的地方,她出手杀了对方好了。奔跑中,程少侠面色冷静沉着,将全部心力放到了这里。

        程勿:“往这边走!他们人多,窄小地方不好过。”

        “这边!地湿路滑,把箩筐都摆上阻一阻他们。”

        他思路清晰耳听八方,带着一个小姑娘在陌生的城中乱蹿,想尽办法,把敌人越坠越远。身后的敌人始终没放弃,但种种干扰下,对他们的线索掌握也越来越少。女瑶心中暗佩服程勿,小小年纪,不知江湖险恶,还能有这等心思。

        却一眨眼,程勿带她跑路的时候,闯入了一处陌生的地方。白日这里外面看着安静十分,然一进去,香粉扑面,胭脂绸缎,美女如云,男郎如醉。丝竹管弦声音慵懒沙哑,一道道竹帘帷帐放下,有女袒胸露腹,踩着鼓点在大堂中央舞蹈。

        一进门,空气滚热,程勿连打三个喷嚏:“阿嚏!”

        他捂住鼻子:“这是什么地方?!”

        他拽着女瑶转头就要走出去,但女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跟我来小哥哥!”

        秦楼楚馆啊。

        女瑶心里打个呼哨,这可是天赐良机,最适合隐藏的地方了。白天这里人少,大多姑娘懒懒地看着他们在里面穿梭奔跑,忽地瞪大眼,觉这两人很陌生。程勿一路喷嚏打不住,被女瑶扯着乱跑,好几次掀开帘子,看到男男女女回头,衣衫半褪面容潮红,他顿时涨红了脸。

        楼下舞娘的舞不停,鼓声咚咚中,少侠二人在一阵阵飞纱中穿过,女子吟.哦娇.媚的声音,男子粗重尽兴的喘息,如水一样从耳边流过去。

        程勿猛地止步,他骇然而望:“这、这、这是青楼!”

        女瑶回头,对他嫣然一笑。

        她那纯真甜美的笑容中,透出一丝邪气:“小哥哥,你的话本里没说过这个么?你难道没奢想过这里么?黄金屋,美人窟,英雄冢啊。”

        程勿脸变得更红,嗫喏不能言。他的话本里当然讲过这里,他十七岁,也分外好奇向往这里。但他心思单纯,他看到美女露出的腰腹便震撼得不敢看。一路低着头闷走,此时更是被女瑶出口嘲笑。

        恰这时,楼下被他们关上的门“哐”地被推开,一众年轻弟子闯了进来。

        女瑶:“不能让他们抓到我!”

        她手一推,就将呆的程少侠往后推得跌去。程勿闷声不吭,被她推进了一道竹帘内。恰好这处无人,程勿跌坐在地,仰头惊讶地看她。看女瑶一下子拔下簪子,秀及腰。她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外袍脱掉,再脱全身僵硬的程勿。衣袍被她抬脚踢进墙根角落,她用小几挡住。

        程勿全程茫然看她。

        女瑶忽然凑了过来,在程勿张口结舌时,坐上了他的腿。

        女瑶冷冰冰地下命令:“抱我。”

        程勿没吭气,他伸手抱住了怀中只穿着中衣的女孩儿的腰。满怀香气,她将亵衣向下拉,露出了半只雪白圆润的肩。她呼吸急促,肩头微侧,贴着程勿的脖颈。她坐在他腿上,伸手拔掉他上的簪。

        楼梯口的脚步声向上。

        竹帘中紫烟生香,女瑶低下头,眼睛看到程勿被她下拉的衣袍上方,他颈上的一颗黑色小痣。那一滴墨黑落在莹白上,如宣纸上的一点墨迹,黑白分明。而再偏一点,是他凸起的喉结。长散在手上,女瑶心神一晃,她垂下眼,贴着他的脸,作出狎.昵亲近之态。

        谢微领着弟子,沿竹帘一一走过——

        “干什么!你们闹什么?!”

        “我们白天不接客的,公子们晚上请啊。”

        “不过公子生的这么俊,现在也可以啊。”

        弟子们一开始每道帘子都要挑开,看到污.秽之状后,在人骂骂咧咧声中逃了出来。谢微猛地挑起一道帘子,他看到女孩纤瘦的背影,看到帘后景色。他心中一顿,抬步进去——

        满楼吟哦,满楼莺声,争吵声,斥责声混在一起。那些脚步声离近,脚步声又远去。女瑶屏着呼吸,全程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这感觉紧张而刺激,谢微就在她肩后不过一丈处,她感觉到对方的目光看着她。女瑶的手心捏汗,她后背汗毛倒竖即刻暴起时,谢微的袖子猛被人从后拽住:“公子稀客啊!”

        谢微脚步停住,回了头。

        女瑶依然紧张地听着、看着。

        好久,她感觉到颈边少侠动脉跳得厉害,身下不对劲,她猛低头,看向程勿。

        程勿手放在她腰上,目光幽若,早不知看着她多久了。

        他没有开口说话,他用唇语说了几个字。偏女瑶听懂了,心头剧烈一烫。

        程勿说:“话本里这样的下一步,就是我亲你了。”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26/1728783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