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购彩 > 疯癫鸳鸯 > 第24章 美丽的石羊沟群岛

第24章 美丽的石羊沟群岛


        自从那天后,石羊沟安静下来。在没人软硬皆使地来挣地盘了。就是近邻也开始假惺惺的客气起来。有时也敬让三分。不过,王家还是不敢得意忘形。惧怕静的背后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就是回家买虾,也得留下一个人来。死守着短缺的瓶子。留下来的自然是王苏刚。这是他们早就商定好的。

        几天以来,王苏刚再也想不明白。在那天里,明明自己的虾,在家门口是买了十几块钱一斤。而王庆方自己却把价压到五块钱一斤。多亏了天狗给长了两块钱。他到底是被吓糊涂了,还是有意显露自己的诚心。或者有意在巴结他们?这些问题他想问,但又没好意思的问。为什么?就因为怕问后,再和王庆方吵起来。反正王苏刚怎么想,王庆方这么做,目前,对于俺俩这条船或者人来说都有好处,尽管眼下是吃了一些大亏。

        不想这些了。王苏刚使劲甩了甩头。把这些烦恼,抛得远远的。用眼前明媚灿烂景象,去遮盖心中的不愉快。

        凌晨,前半晌,王庆方就回家交虾去了。前半晌,王苏刚已经转烦了这个岛上的旮旯犄角。他真想到对岸的孤岛上,转个新鲜看个奇特。可惜没船,要是有条船能开过去,就好了。

        王苏刚懒洋洋地顺着石羊沟北岸,向西,踢踢踏踏地边走边玩。整个北坡岭。正处小满季节,再加上干旱。确实没有迷人的花草可赏。只有几棵将要干枯的白色野菊花闪晃着。正当他无聊地转到,石羊沟西头的一条后沟口的时候。一条闲着的,靠在小草凹里槐树底下的小木船。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致。他飞野似地狂奔下去。

        王苏刚站在岸上,仔细的端详起这条船来:这是一条早就淘汰的木质船。比正常铁皮渔船小出一截来。它长不过三、四米,宽不过一米二,;【说的是它最宽的大舱部分】。前后两头高跷着。大舱用细12号钢筋拱顶。内层是油毡,二层是塑料布,三层是苇席蒙成棚顶。这些是透过两侧的两个小方孔的段切面看出来的。小方孔上各有着一块小花布,布的末端被短小棍儿做轴上卷着,挂在方孔的上段,用铁丝钩住。使舱内通风透气。下雨时,还可以放下来遮风挡雨。小巧结实的新鲜洋槐木双桨,分别搭在两舷上。这条船,给人一种小巧玲珑,轻快敏捷的感觉。它尽管被人着意掩藏在凹沟的草丛里过。但还是被着意找船的王苏刚现了。

        王苏刚在岸上,观赏了好一阵子。憋乎了半天终于喊出了口:“船里有人吗?”借船吗,就得把口气,尽量叫的温柔一点。悦耳一点。船上无声息。他提高了嗓门:“这块有人吗——”整个山谷里只有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单调孤燥的在山涧回荡着。他又连叫几声,依然没人反应:“没人就没戏。没戏忒可惜。”他本想借船越沟一玩的。不想没人。他非常懊丧的往回走。

        王苏刚本想一气走回的。可刚走几步就不由的往回看看。再走几步,再回头看看。他想,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展,这种船早,就由于它木质笨重,结构的复杂早就被淘汰了。已经被换成了结构简便,铁皮轻巧灵活的铁皮现代船所代替了。这条船。恐怕是当今在这水库里独一无二的,一条古老的木头船的真实标本了。如果不仔细观赏观赏这条古老的木船结构的话,就好比蒙古的汉子闪过了好马。掏古学者,错过了碎好玉。恐怕往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不会遇到这种可遇不可求的船舶了,会后悔一辈子的。他这样想着又回到了水边。他先是在岸上绕着小船边走边看,可他还看不到船的全貌。他真想上去看看。又怕被当贼现逮住了,惹下事端来。不得不把迈上去的脚。,又拿下来。

        他断定,这条船的大小。和他和王庆方电鱼用的铁皮船大小差不多。不过王庆方的船,是一条打鱼转用船,因为那是铁皮制小船,船小桨大行走如飞。左右拐弯敏捷。才引起了他的兴致。不同的是。他们用的是一条铁皮船,吃水浅。却经不起风吹浪打。稍稍被风一刮,就晃悠不止,极为不稳。而这是一条木船。吃水深相当深,那就是说,就相对稳当定,。那么它俩到底还有什么区别呢?。只有上去看看才知道。

        “看看?看看!管他哩,。只是看看。,看看就走。干脆利索点儿,不就是了。看把你吓得?”王苏刚做了思想斗争后,鼓足了勇气。重新抬腿上去。在后舱里,掀起用蛇皮编织袋制作的厚棚帘。只见里边:不足两米长的大舱底,铺严了小木板栅。木板栅上,有稻草垫。草垫用长布条镶边,使稻草不易脱落散乱。草垫上,有块市场上长卖的夹层绿色厚门帘铺着。最上边就是一块蓝底小百花的旧床单铺着。床单平平展展,绝无皱折。一个旧棉袄和薄被子,叠垛得四四方方有棱有角。草垫的边缘,用砖櫈着块小木板,板上平放着圆镜子,镜子旁,都是些化妆品系列。都按瓶子大小颜色协调的排列有序。一个单柄小铝锅,洗刷得锃光瓦亮。放在木櫈边。船舱不大,却给人一种宽敞舒适的感觉。棚里飘溢着诱人的幽香。让人一看便知,这是女人的闺舟。猜想到了女人,也就想起了闫秋兰。想起闫秋兰。腿脚不由自主的起抖来。便慌忙退了下来。

        王苏刚虽然有些心慌,但对他的重新返回毫不后悔。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说了也不信。在这飞快展的年代,在这腌臜、慌乱、狡诈的水库里。还有一架独树一帜,如此清秀圣洁的木制闺舟存在。

        按理说,他旁观了船的外貌,又尝试着欣赏了舱里。何况又深知是闺船。早该知趣而退了。可他还是恋恋不舍。顶不住船的诱惑。能顶住诱惑的是理智,顶不住诱惑的是痴迷痴心。他又站在岸边痴心的观赏这条船。这条木船,是由无数块干透的松柿子树木板板所构造,因为木板和木板由铁巴钉锔连着,板缝之间,用石灰和桐油搅拌成软条,再缠和了烂麻线镶进去。等,砸实晾干了才推下水的,下水泡透后的干木板涨挤着缝中的石灰条和麻皮,使它更严实更结实。这样才使整个睡人的大舱里,连一处浸进潮湿的地方都没有。干巴得就像坡顶上的沙滩。由此可见,过去修船计术,现代人是比不过的。他盯着红黄油亮的船体。猜想着被刷了几遍桐油。

        更奇特的是这条船,浑身上下居然没有一丝泥沙迹象,就连脚踏板下也一样。处处泛着混沌的日晖。这条船好像不是在风雨飘渺的地球上,而是在远离烦恼、奸诈、私欲横生的真空试管里而从在。王苏刚由衷的庆幸道:“多亏自己是踩着草皮上去的。没带上一点泥土去玷污了它。”他不自觉地抬脚看了看自己的鞋底板。是否有泥,是否曾经有过泥。再从上到下细看一遍,自己肮脏的躯体。真是有点自惭形秽。在对这条船的敬佩爱戴之余。更多的是他又有一种,想驾驭她的念头。这种念头。就像一个好骑手,只是看上了和抚摸一匹称心如意的骏马一样。就像酒汉只是试闻了一坛酒香一样。一种不可或缺的骑试。一种贪婪的品尝和占有欲,弥漫了他的心境。这种更深层的尝试它的度,和品尝她那韵味的念头笼罩了他。那怕尝试完了,让她他就会去死。他都毫不迟疑,也在所不惜。这条船就像一块不可抗击的巨大的磁铁,吸引和驱使着他不顾一切的去满足自己的兴奋、冲动和贪婪的欲念。

        他看看四下确信无人,一步蹿上了小船,。再看看四下还是确信无人,。双脚踩住两帮,两侧,硬是使尽全身力气,是用力左右摇晃了几下。却毫无半点散晃之意。整条船,犹如一块木条在迎动。他不禁赞许道:“嗯。果然不错,硬帮帮的浑然一体。”他觉得这条船美中不足的是。它肯定胜不过铁皮船跑的轻快。可但是,他可以怀疑这条木质船的灵巧性。却不可怀疑她还有一个长处,那就是他可是木质结构。就算翻个底朝上也不会沉底,能救人一命。这才是木制船的最大优点。能救人的船,做姑娘的闺船最合适不过了。可这小巧的木质船,比起大一点的铁皮虾船来,恐怕还是快捷的多。能有多快?只有试试了。

        王苏刚这样想着,又爱不释手地抚摸起灵巧,结实的洋槐木小船新桨来。小船桨板,用洋槐木长板新做。新的用桐油刷过,泛着黄白色。整条板,由桨杆杆根的厚,到最尖端的薄,板板平均匀,、匀称、笔直、方正,。木板用三条螺丝咂住铁管。显得干净利落。管上分别穿着三角带做的桨环。:“这一定好施。一定好施。”他赞不绝口地四处望望无人。忙把双桨轻轻放到水里。再瞅瞅确信四下无人,偷划两下:“绝,真叫绝。是谁这个能工巧匠,在这个年代还能做出这样的杰作。伟大忒伟大了。”他又稍用力划了两下,可惜前去的船,就被缆绳拽回来。开不出去。开不出去,就意味着,试不出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试不出,就不能尽人意。不尽人意,怎么安心离开。他经过一番推理,迅跳上岸。拔下揽橛。擦净橛上的泥土,轻轻放回到后棚板上,再翻看一下自己的脚底板。确信无泥,才跃回船上。

        这时他又矛盾起来:“这合适吗?这和偷船有什么区别?这八成是母夜叉闫秋兰的船。让她逮住了、、、、、、、管她哩,责问起来。咱不知道是她的不就成了。就算让她逮住了。我个大男人,还能被一个弱女子吃了不成?怎么了。打不了不就是被唾骂一阵子?不知者无罪吗?但愿不是她的,是个陌生人的。陌生人比她好对付。再说了,只要不远走,就在近处试试又有何妨?”他自我驳斥自我解脱着。终于狠下心来,

        只是轻轻一桨,把双桨迅脱离水面,任它飞蹿。看得是它的端正度。“嗖——”只有一桨板下去,叶舟就滑出三米多远。毫无偏向,垂直而射。为了验证这次是否有误,又是轻轻一桨。这一桨在上一桨的基础上,弹射出去。轻飘飘的好像是玻璃板上滚动的珍珠。轻妙而垂直。而且,桨板的由厚到薄,导致了桨板出入水的坚挺利索。桨板断面的削去木楞再剖光,再加它的长正光滑,使划水噪音甚是微小。只能听到微妙的“哧儿唰儿,哧儿唰儿”声。

        “妙!好!真是忒好了。此乃世界之举。”他几乎在狂欢,狂叫。

        王苏刚忘乎所以的在水里越转,圈子越转越大。路越走越远。“如果我有钱的话,把她买下来。拿来做人们参观的标本,该有多好。”他想,要买断她,自己目前是肯定还没有这个势力。但如果,驾驭着她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西扇上转转,就凭她的度和轻妙,是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和力气的。这可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最好时机了。对,就这样决定了。不过,船不能偷用。那怕掏些磨损费,也情愿。他再次向正个空阔的山间瞭望。依然没人。怎么办。“有了。”他为了不落个偷船贼的嫌疑。迅回到靠船处,跳上岸。在原来插橛处。用脚将沙土踢碎磨细。再抹平整了。用根小木棍郑重其事的写上“此船我开,稍候便来”的字样。下边注明王苏刚。他写好后。站在一旁默念一遍,确信无误了,才甩下小棍,拍拍手上的土。边上船边回头看了看。再无质疑。就驾船向沟口驶去。

        王苏刚驾着小船,轻如飞燕。小舟两翼划着细细水纹。后尾的远处泛起层层波垄和漩涡。推桨船跃,点桨船拐。特别是在拐弯时,点桨船拐,拐得干净利落。由于桨板的长棱被削成滑圆面。施用起来果然坚挺利索无声无息。双桨无论在水里,还是出入水皮时。决无撇凌之不适。更是削无声息。只有短暂的哨儿声“唰儿、唰儿、唰儿”。他贯穿在岛缝之间,犹如飞针走线。似的,绕来绕去轻便巧妙自如。

        这西扇以北,都是些大大小小的岛屿。当水位高涨时的冬天,只能露出些圆圆的坡顶。有的潜伏在水中,只有波浪的滚动才能瞬间袒露一次。有的却被深深埋没在水里。大的几亩大,小的几米小。甚至刚露头。水位走低的春夏两季。岛峰大小不齐,高低不一。却连绵在一起。这个时节,这样地形。是捉虾人最喜兴的日子。涨水捉鱼,落水捉虾么。这样的地形也能放下最多的瓶子。这个时节,岛峰林立,千姿百态。各自岛屿尽量显现、摆弄着自身的风骚。

        (本章完)


  (http://www.porterim.com/a/61/61722/173605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porterim.com 手机购彩手机版阅读网址:m.porterim.com